Believe it that I'm already on my way. Don't miss this road again.
貞德無助地睜著大眼,蜷曲的身體在滲出骯髒水流的牆旁倚靠著。
「……」腳步聲接近,發出沉重的聲響。
這不知道是她在不停奔逃後的第幾次腳步聲。
「抓走我吧……」
她真的累了。比在戰場上的時光更為厭倦,想放棄了。
就連想澄清自己的機會,都被剝奪了。
毫無抵抗的意願,貞德靜靜地等著來人靠近。
比起背負著國家必須勝利的包袱,被國人追趕、背叛的十字架更為沉重。
如果我把一切都丟棄。會有人原諒我嗎?
「噠、噠、噠……噠。」最後一聲足音落下。
「貞德。」法蘭西斯溫柔的聲音響起。
「對不起。」
貞德的臉比當初看到英人的公告的瞬間更加錯愕。
法蘭西斯亦沒有直視她的臉。

──國民不停騷動著,女巫女巫女巫!
如此殘破了,女巫將是禍害……
法蘭西斯被群眾寄予厚望,抓她抓她抓她!
不要讓她逃了!
她是女巫!
沒有人感念貞德帶來的勝利。
昔日的夥伴也全不見了蹤影。
黑色與白色的影子在腦中交錯。
真的無計可施了嗎?
法蘭西斯悲傷的眼看著貞德。
緩慢的,她挺直的身軀頹然倒下。
而他卻只能以法/國的身分,面無表情。

1430年,教會法庭
「貞德‧達魯克,因異端巫術的罪名必須接受審判……」
貞德毫無光采的眼直視著朗誦罪性的宣判者。
身驅像是空殼般,不帶任何情感的空洞。
她的思緒飄到教堂裡。
她不懂,為什麼法蘭西斯,不,是法/國,為什麼他要這麼做?


1431年5月30日,盧昂。
「啊,你還在啊。」就像是對死亡已了然於心,貞德沒有憤恨、不平。她以平靜的心對著眼前仍佇立於十字架前的法蘭西斯說道。
「……」法蘭西斯昂首,看著貞德的笑臉。
「哎呀,你是為了我而哭泣嗎?」貞德試圖以輕揚的語氣排除沉默。
但法蘭西斯卻不領情,依然直挺挺的站著,晶瑩的淚珠自頰旁滑落。
這就是戰爭勝利卻必須付出的代價嗎?
難道國家人民對貞德的信任還不如心中的恐懼?
法蘭西斯以法/國的身分閉起眼,黑與白一幕幕地交錯。
「女巫……」昔日的夥伴,群眾的吶喊,持著棍棒的手一一揮舞著。
人民的恐懼在胸臆回盪著。到底是哪裡做錯了?
信任的環崩解了,法/國瞪試著自己掐住貞德咽喉的手,無法控制一切。
即使是英/國執刑,但這和自己殺了她有什麼兩樣?
如果能獲得安慰與勇氣就足夠了。
貞德木然地看著天空。
走向毀滅的我、這樣的結果,可能打從戰爭開始就注定了。

喧囂聲逐漸靠近,一群人逼近貞德,環繞著她。
貞德向著法蘭西斯佇立的方向,微微一笑。
(謝謝你,對不起,再見了。)
法蘭西斯無聲的啜泣著。
火光熊熊燃起,貞德的身影逐漸消失在鮮艷的火紅中。
貞德‧達魯克,享年十九歲。

-英國-
「你看那裡。」一名士兵突地指向天空。
「什麼?」
白色的鳥兒奮力的拍著翅翼。
「是鴿子啊……」亞瑟揚起濃眉,靜靜地看著從法國那方向飛來的鳥兒。


-後話-
五百年後,梵蒂岡教廷為貞德平反,將她冊封為聖女貞德,平復五百年來的冤屈。






[引用]
http://newhamg.myweb.hinet.net/16/page16-5.htm
http://zh.wikipedia.org/wiki/%E8%81%96%E5%A5%B3%E8%B2%9E%E5%BE%B7
http://zh.wikipedia.org/wiki/%E7%99%BE%E5%B9%B4%E6%88%98%E4%BA%89


追記を閉じる▲

[2016/10/19 02:45] | 【APH同人】法國 ╳ 貞德
引用:(0) |
1429年5月,聖女貞德指揮法國軍擊敗了英格蘭,奧爾良解圍,法軍贏得重大勝利,扭轉了整個戰局。

—英格蘭—
「柯克蘭先生,您還好吧?」
「咳、我想應該不要緊。」粗濃的眉毛下倔強的綠眼,恨恨地盯著遠方。「我是不會這麼輕易的被打敗的!」
「法/國,我們走著瞧!靠女人生存的鱉三!」亞瑟粗魯的用袖子抹去嘴邊乾涸的血。「女巫罪或許是個不錯的法子……」眼中散發的盡是算計。


「英雄!」法國軍擁護著貞德入城。
法蘭西斯擠在人群中,看著被簇擁著的她。
她看起來有些疲憊,並不時張望著。
是在找誰嗎?
法蘭西斯疑惑的看著,然而不久,他發現貞德的視線正直直地望向自己。
這樣啊……
法蘭西斯向是突然頓悟了什麼,然後露出微笑,「歡迎回來。」當他抬起眼,視線與貞德的眼對上時,這麼說道。
「嗯!」即使只能從嘴型辨認出他說了什麼,貞德還是綻放出笑容,然後整個人頓時放鬆,更顯出疲態。

「慶祝大捷!」扭開房間門把,微醺的男子們大喊著並排排站開。
算是亂中有序吧?貞德爆出笑聲。這群人也真是的。
「怎麼?貞德快來啊!」
「對啊!來,坐吧。」
房間內的男人全是與貞德出身入死的戰友,不會再多了,就剩這些了……
「我們可是打敗了英格蘭耶!」
「今天要不醉不歸!」
一群男人叫囂嚷嚷,特別的興奮。
法蘭西斯在角落中靜靜地看著歡樂的氣息蔓延。
「怎麼了?不加入?」貞德悄悄出現在他身邊。
「不是,我想多看看他們快樂的樣子。」法蘭西斯的眼中閃過一絲惆悵。
「這是一個美好的日子呀!打起精神來!」貞德像是在鼓勵小孩般地說道。
「我不是沒精神。」法蘭西斯輕輕笑著。
「不然呢?」貞德好奇地追問道。
「他們的生命對我而言只是轉瞬,我想好好記住他們的笑顏。」他闔上眼緩緩地說道。
貞德靜靜地坐下,背對背地倚著法蘭西斯,身為法/國、她的祖國的男人。
過了許久,她輕輕地、語氣十分小心翼翼地問道,「那我呢?」
「嗯?」法蘭西斯有些訝異,他懷疑自己是不是聽錯了。
「沒事。」貞德將杯中的液體一飲而盡。
「……是嗎?」法蘭西斯啜著杯中的伏特加,聽說這是一名老頭之前從俄/羅/斯家中摸來的。
「其實妳也一樣啊……」他輕輕地說道。
「嗯……是啊。」貞德心情有些低落,但法蘭西斯說的是事實呀。
「不過,我會記得妳的。一百年後、兩百年後,一直記得妳。」法蘭西斯高舉著酒杯,透著光看著杯中液體,輕笑出聲。
「記得?」她將酒杯抵在唇上,靜候下文。
「嗯,妳應該會成為很有名的歷史人物喔。」他伸出食指,煞有介事地說著。
「我比較想珍惜現在。」貞德低下頭,凝視著空杯。
「嗯,珍惜現在。」法蘭西斯一口氣將酒飲盡。
不久後,自己就會像那些存在於人們心中、深深地被感激的無名英雄一樣,被人淡忘吧。
「戰爭,只是告一段落而已呀。」貞德輕輕地對著背後的法蘭西斯說,不過她知道他已睡去,果然是酒太烈了吧。真像個孩子啊,法/國……


—英格蘭—
「亞瑟,這樣……真的行得通?」
「這是唯一的辦法了。」唯有殺死貞德,才能打擊法/國的士氣。
「所以要我們去煽動法/國人民……」
「因為貞德是女巫。」語氣帶著肯定,翠綠色的眸子微微瞇起。


嘶吼、殺戮、喘氣聲。
雙足、戰場、驚恐憤恨的臉顏。
微風吹起的葉子輕揚,慘白如雪的紙像舞動的精靈。
這或許這是她的最後一場戰役了,貞德緩緩的閉起眼睛,然後睜開。
眼前,不是被重重英軍所包圍,充斥的,只有被背叛的濃稠鮮血,滴落。
「『英雄』貞德、不,『女巫』貞德,妳好。我們必須逮捕妳,接受審判吧!」
貞德丟棄鎧甲, 法國人民在一夕間倒戈。
世界就像向她宣戰的惡魔一樣,國人發狂似的找尋著她。

【女巫!女巫!女巫!】

說真的,這可能是連放出消息的英/國都無法控制的瘋狂迷信吧。
亞瑟瞇起艷麗的綠眸,他真的沒想到竟會如此順利,他僅是叫人栽贓了一些莫名的罪行……「看來妳在人民的心目中不過爾爾。」他露出勝券在握的笑容。


追記を閉じる▲

[2016/10/19 02:45] | 【APH同人】法國 ╳ 貞德
引用:(0) |
呐,貞德妳知道嗎?
其實妳根本不必扛下這個責任的,妳不過是個十六、七歲,正值花樣年華的女孩,這麼沉重的負擔妳扛不起的!而且妳還可能因此喪命喔!
呐,貞德妳真的了解嗎?
這個職務已超越神聖的境界了,這是要背負名為「國家」的重擔,妳了解嗎?
呐,為什麼妳不放棄呢?
只要妳不要說有接收過「神的啟示」就好了,沒人知道的。
吶,妳真的願意犧牲自己的享樂,來拯救這個即將淪陷的國家嗎?
……妳好偉大。
相對的顯現我的懦弱。
說真的,貞德,我沒有妳的勇氣,所以……


眾人擁護著貞德。
「英雄,請帶領我們!」男人的聲音雄壯,彷彿希望藉此掙脫過去糜爛的生活。
「英雄、英雄!」嘈雜又振奮人心的聲浪一波波襲來。
「出發!」軍隊士氣欲發高昂。


—英格蘭—
「怎麼回事?為什麼法國軍突然變神勇?」
「難道是那個自稱『神的使者』的女人?」
「喂喂!亞瑟,你知道什麼是『神的使者』嗎?」
……
蒼綠的眸子眨了眨,眼神銳利的男人緩緩的站起,「誰知道,不過是個女巫罷了。」轉身離席。

「你知道嗎?那個自稱『神的使者』的英雄呀。對,就是她!你知道她到軍隊才第一天就做了什麼嗎?」從前線被調派回來的男人,對著來換藥的醫護人員說道。
「嗯,怎麼了嗎?」醫護人員不厭其煩地對著每個傷患露出笑容,他們知道,回來的都是英雄,為了國家而戰、身受重傷的英雄。
「她呀,到了本營的第一天,看到那些嘻嘻鬧鬧的軍妓,便下令叫她們滾蛋,一個也不許留下。有沒有搞錯?這種窘迫的時代,少了她們可說是少了樂趣呀!」男人滔滔不覺地說著,彷彿要把長期憋在肚子裡的話,一口氣全都講完。
「然後呀……」男人嚥了嚥口水,他注意到四周的人,不論是傷患、還是醫護工作人員,他們眼睛的焦點全在自己身上,這使他更為興奮,唾液分泌更多。「她在隔天又頒布了一項法令,同樣令人受不了。她說:酗酒胡鬧的行為必須制止,飲酒必須有節制,且要嚴格規定適當的限度。看吧、看吧!真是沒道理。」男人望了望週遭,同樣身為傷患的同袍們有的叫囂、有的歡呼。他知道他們都贊同自己。
「我不認為如此。」另一個蒼弱的男人聲音突兀地傳出。
「你?你是誰?」原先滔滔不絕的男人,此刻語氣轉為咄咄逼人。
「有沒有搞錯啊!」抗議的聲音此起彼落。
「沒錯的。在你們離開後短短的三天……」男人突然開始嗆咳。
「先生,不要激動,你先別說話吧。」醫護人員慌亂地聚集到男人身邊,男人是今早從戰線退下的,肺部被傷,身體狀況直到剛才才穩定下來。
「不,讓我說。」男人深深地吸了一口氣。「我才剛來沒多久,我比你們了解更多。」男人的眼突然變得炯炯有神,「『紀律必須取代混亂』她說,說得振振有詞。在場的所有男人原本高漲的氣焰隊時萎靡,就像失去光彩的雄孔雀一樣,沒有人敢在她面前大放厥詞,平時驍勇善戰的氣勢全都被她押下來了。」男人深深地吸了口氣,「她真的很有領導才能,除了『神選』,誰能一進軍營就有如此氣勢?」他的眼中散發著光芒,是希望的光芒。

「……」偌大的室內靜悄悄的,沒有任何一點聲音。
「不愧是貞德。」一直靜靜待在角落的法蘭西斯發出窸窣的笑聲,聽得出來他已經盡量壓抑了,但時機就是太不合適。
「法蘭西斯!」幾個醫護人員從震撼中回神後,矛頭便指向喧嘩的男人。
「還有其他的吧?」法蘭西斯不理會醫護人員的勸導,反而問道。
「有。」男人驚愕地看著法蘭西斯,總覺得他似乎待過貞德領導的軍隊,不然怎麼會這麼了解她?連自己接下來要說的,他可能都猜到七八成了吧。「她提出了……」男人一邊回憶、一邊細數著。
但男人的聲音似乎傳不到他耳裡,法蘭西斯兀自沉吟著。
──明明和貞德相處的時間不長,單獨來算就僅止那晚的談話,其他的就只是數度的作戰會議。儘管如此,她的堅毅已經深刻的烙印在腦海裡了。彷彿是認識多年的好友,她的小習慣、她的信仰、她認真無比的個性,還有即使在戰場上,她想保護祖國、保護自己……這樣的心意還是這麼的……令人、心安。
不知道貞德是否也是這麼想……


追記を閉じる▲

[2016/10/19 02:44] | 【APH同人】法國 ╳ 貞德
引用:(0) |
1428年10月,英法百年戰爭到了最後一個階段。英軍和勃艮地包圍了奧爾良,法軍嚴重不利,此時,法國出現了一個救星——聖女貞德。


看著戰前同袍領著一個人前進,想必就是「他」了──自稱「神的使者」的戰士。
「這位是貞德‧達魯克。」同袍向他引薦了這位身穿鎧鉀的人。
「你好,波諾弗瓦先生。」對方的聲音悶悶的,應該是個男性,但法蘭西斯還是愣了一下。
總覺得有點不對勁。
只見對方似乎有些遲疑,然後緩緩地將頭盔褪下。
眼前的戰士,只是一個年約十七的少女。
「女的?!」法蘭西斯顯得有些驚訝。
「不行嗎?」女孩瞪視著法蘭西斯,十分不滿他說的話。
「不,當然可以。」都這緊要關頭,戰爭前線就要撐不下去。為了振奮軍勢,這可能是必然的了……男人在心中忖道。
「那麼明天……」女孩似乎想對法蘭西斯說什麼,或許是對戰爭的看法吧。
「今天就先好好休息吧!」法蘭西斯的眼神飄忽,最後乾脆轉過身對著同袍點頭致意。
「啊、波諾弗瓦先生……」
「叫我法蘭西斯就好了。」法蘭西斯微微偏過頭,對著女孩笑道。「明天戰爭還要靠妳呢,早點睡吧!晚安。」並以一種輕柔的動作略過她,不讓她有任何空隙說話。
他想迴避她。或許是因為不能接受一個女人來拯救國家的偏見吧……暫時,就這樣吧。
「……」貞德愣愣地看著遠去的法蘭西斯,以法/國身分存活的男人。

掩上門扉的法蘭西斯望著門上寫著自己名字的牌子。
我能有屬於自己的房間嗎?很不真實的感覺。
倏地,他旋身,獨自一人在長廊中踱步。

【「不得了耶!明天那位得到了『神的啟示』的人,要來帶領我們打敗可惡的英格蘭人。」戰線同袍開心的四處放送消息。
「真的?」大家都很開心,像是抓到一線生機的饑民。
「嗯,他聲稱遇見天使聖彌額爾、聖瑪嘉烈和聖凱瑟琳,這不是很好的兆頭嗎?」
「讓他來帶領我們吧!如果他來一定能提振士氣的!」聲音此起彼落地吶喊著。】

「誰知道他是不是說謊……」
法蘭西斯一人在走廊偏著腦袋喃喃自語。
這真的好嗎?而且她不過是個十六、七歲的女孩子……
至今他仍是遲疑著。
這畢竟是關於國家的存亡,法蘭西斯不得不收起平時吊兒啷噹的態度。
「法蘭西斯?」一個聲音突地叫住他。
「咦?妳不是應該在房間睡覺嗎?」法蘭西斯驚訝地看著叫住他的少女。
「是這樣沒錯,可是……這個嘛。」貞德顧左右而言他,最後直接以笑容帶過一切應該出現的解釋。
「這樣啊。」法蘭西斯也不追問,問題只是他隨口問問,知不知道對他而言都無所謂。
「噢。」只聞貞德發出意味不明的聲音後,兩人便沉默不語。
「你真的很奇怪。」
「咦?」法蘭西斯驚訝地抬起眼。
他沒想到在這樣漫長的沉默後,等到的第一句話竟然是貞德對自己的評語,恩,很怪異的評語。
法蘭西斯倒覺得新奇了,很少、可說是幾乎是沒有,沒有女性會這樣評論他,以「奇怪」這個字眼。
「你相信我。」貞德的聲音悶悶的。
「嗯……」法蘭西斯瞬間心虛地垂下眼。
呃,他不是真的相信她,只是情勢所逼,不得不……
「我知道很多人都還不是很相信我。」貞德本來不安抑鬱的表情,在下一刻卻突然綻開笑容。「不過沒關係,只要你相信我能結束這場戰爭……我希望能為你──我的祖國、偉大的國家,做些什麼。所以,只要你能相信我,只要這樣就足夠了。」
法蘭西斯沉默了,他不知道該怎麼回應她。
她明明只是個女孩,小小的身軀,十七、八歲的年紀。
我卻……
「我會加油的!」貞德的臉顯得自信滿滿,雙眼散發著無比的堅定。
「妳很勇敢。」法蘭西斯看著她稚氣未脫卻胸懷大志的臉龐。這樣的純粹,或許這正是她被「神」選上的原因。
「咦?」對於法蘭西斯突然冒出的話,貞德疑惑地看著他。
他開始想相信貞德了,或許正是這個原因……「明天加油。」法蘭西斯回以一笑。
「嗯!」雖然有些不明所以,但貞德還是回以一個肯定、自信的笑容。「我會的!」她說得鏗鏘有力。


追記を閉じる▲

[2016/10/19 02:30] | 【APH同人】法國 ╳ 貞德
引用:(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