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lieve it that I'm already on my way. Don't miss this road again.
「人生很難切割。一個人的生命過程是線性前行,不可能有人可以重新開啟一段新生活,把過去全然拋下。」
一如往常,我坐在某堂關於生涯規劃的通識課中,無聊地滑著手機。講台上的老師,突然激昂的發表這段言論,吸引了我的注意。
「王」是我現在的姓氏。在不久之前,「我」並不是現在的「我」,那時我姓「邱」。
邱曾是一個胖小子。因為青春期,全身的脂肪不再像以前孩童時期,可以安然融合在體內而顯得清爽。
青少年的身體,正值轉變,潛伏體內的油脂開始浮現皮膚,黏黏稠稠,夾著汗水滴落。這樣的情況,尤其在夏天的體育課,最為惡化。
胖胖的邱跑步熱身時,老是落在最後,氣喘吁吁跑沒多久就要停下,拖慢整個課程進度。課程結束後,他帶著悶臭氣味的身軀更是可怕,同學經過他的時候,常常刻意捏起鼻子。
肥胖的身軀和緩慢笨拙的行動,讓邱很自卑。他也努力想過要減肥,但發育中的身體很快就又飢餓,節食過度反而讓他吃得更多。
邱不知道該怎麼應對自己生理上的變化,同時也不知道該怎麼處理同儕在他心理劃下的創傷。
這讓他心中湧出捨棄自己的念頭。
後來到了高中,邱開始抽高,體型拉得健壯,身上的油脂也慢慢蒸發。帥氣的輪廓因為變瘦而得到突顯,邱逐漸在學校受到歡迎,交到了朋友,但過去矮胖的自己總讓他存有陰影。
挖去邱心中疙瘩的時機出現在高二,爸媽談離婚的時候,邱跟媽媽一起生活。後來媽媽改嫁給王叔叔,邱在上大學前的暑假,改名換姓。
「王」是現在的我。
我選擇在離家很遠的大學讀書,決定學校時,還特別調查過去同鄉同校的同學,確定沒熟識的和我同一間,才回覆就讀通知。
到了新的地方,雖然人生地不熟,但我內心卻十分雀躍。
在新學校,我拓展新的交友圈與新的興趣,我打造了新的王,成功地捨棄了邱,把他與過去一併拋棄。
在這裡沒有人認識我,我重新開啟了一段生活,人生被我成功分割。
課堂結束,我背起背包、雙手插著口袋,走出教室。
那一位台上的老師,模樣已經模糊,而他說過的話,在我心上停佇了一會兒,最後在我嶄新而忙碌的生活中,煙消雲散。

[2017/03/27 23:46] | 【陌城。極短篇】
引用:(0) |
動物園對幼年的我而言一直是很神祕的地方。

雖然童年去過動物園的次數用五個手指就能數清,但或許就是因為遊走的次數稀少,才特別有印象吧。
這個圈畫出來的園地在印象中廣大得離譜,彷彿再怎麼奔跑也沒有盡頭似的。這一個地方容納著無數種不同的動物,牠們被分類、歸類、訓練,然後被我們觀賞,在那整點一次的餵食秀、或是其他特技表演。

小小的自己在商品似被陳列的區域中努力抬著頭張望著,雙手直直伸向前,彷彿這麼做就能觸摸到動物一般。而每當隔著一層透明的圍籬,與動物相望的時刻,或說那一瞬,總有一瞬間,我感到每個動物都凝視過自己。

表演按著時程表進行,就像是一盤盤按照次序被端出的餐點。所有的動物都與我隔著一層玻璃牆或是一到藩籬。年幼的我不能明白,這是為什麼。或說,也不怎麼去細想過玻璃牆存在的原因。

唯一,逛到了水族世界,那些橫越過頭底的魚類才讓我感到恐慌,萬一玻璃破掉了怎麼辦?這是唯一正視這道隔離的時候,原因是害怕有生命危險。
一切顯得是這麼赤裸真實而諷刺。

動物園是一個歡樂的地方嗎?至今我仍疑惑著。或許動物們並沒有不快樂,而逛動物園的人們並不是每一個都很快樂。
每當我臆想動物們懷想起故鄉時,不知道牠們會是什麼神情。當然這麼猜測的前提是牠們有在原生地生活過。我從不知道牠們真正的情緒,就在我再次踏上動物園,面無表情地看著同樣面無表情的動物們一樣。

整座動物園圈囿著各式各樣弔詭之處,每個在其中遊走的生物彷彿都吟唱著各自而獨特的故事,詩歌一般緩慢流瀉地、充塞整個園區。

[2016/12/10 00:24] | 【陌城。極短篇】
引用:(0) |

我翹班了。而且是人生的第一次。

因為突然覺得再也忍不下去,一衝動之下離開辦公室就再也沒回去。
東西都放在位子上啊,只帶了錢包、手機和鑰匙,電腦好像也待機著。雖然如此,但腦子想著一切等明天再去處理好了,一點也沒有想轉身回去的意思。
不應該這樣子,真的是個壞員工吧,如果我是老闆一定會懷疑這員工是不是該繼續聘用。不過我是已經做了十年以上的老員工,十年才一次脫序行為,不知道會不會被原諒。

抱著些微僥倖的心情,我想著自己都年紀一大把還在做這種惡作劇,一時間竟然產生一種滿足感。
說實在,每天醒來就是工作,晚上回家就是癱著等著吃飯,這樣的生活真的好沒意義。工作已經不是為了生活,而是變成了生活的一部分。我已經置身在一種恐怖的無線循環中。

如果等我老了,孫子孫女問爺爺年輕時在做什麼,什麼都沒做、就這樣瞎忙了一生的我應該會嚇得想逃跑吧。
不,我現在也的確逃跑了。
逃離每天同樣的工作、習以為常的生活。就算閉上眼也能順利找到的老座位,我像個齒輪一樣轉阿轉的一日一日重複著工作。
現在花在工作的時間比跟老婆相處時來的多,剛滿三歲的孩子一整天和他相處還不到三小時,我為了他們這樣運轉,以前做過的夢,陪伴孩子一同成長的平凡夢想,實行起來卻這麼困難……

最初,我到底想過的是怎麼樣的人生?

捫心自問,得到的結果卻和現實相去甚遠,我感到很想哭泣。
今天這場逃亡很快就會結束,明天我還是要投入這場齒輪人生。然後我睜著眼,看著視線逐漸模糊,淚水滑過臉頰。

在回家前,我思考著至少為老婆買一束花吧。

[2016/07/05 15:25] | 【陌城。極短篇】
引用:(0) |

一大早被鬧鐘聲響喚起,我開始想你的一天。

現在我這裡八點二十六分,不知道你幾點起床呢?我用白人牙膏不知道你是用什麼牌子?我八點三十九分吃了一份火腿夾蛋搭配奶茶,你呢?你現在在幹嘛?還在睡覺還是早已起床?我想像著你蜷曲著緊裹棉被的樣子,或是一副神采奕奕在小路中慢跑的樣子。

我已經無法克制自己不想你。

中午十二點,我隨便吃了些東西又迫不急待地回到電腦前,社群網站上代表你的小綠點亮起,我感到好幸福。你現在在幹嘛呢?追蹤你過去幾天的照片,發現你和一群朋友一塊出遊的開心表情,裡面還有兩、三個女生呢!我感到嫉妒與羨慕。如果我也在其中就好了呢。我暗暗地想著。

下午三點,陽光的溫度剛剛好,我無聊地看著電視。真想和你一起出去逛逛街,喝一杯下午茶聊聊天。現在你在哪裡呢?社群網站的你已經下線。

下午五點,我努力忍住想發簡訊給你的衝動,草稿夾已經堆了好幾封署名給你的信件了。不過我們的關係大概還沒好到我能沒事找你。真希望能成為你特別的人呢。

晚上八點,隨便吃了些零食,又看到你上線了。好想敲你和你聊聊天。我有無數的話題能和你說,但不知道你回不回我,又會不會覺得我很奇怪。

無奈我們只是普通朋友,我不知道自己在你心中有多大的分量。
我好想知道,一整天裡你有沒有想我?
今天為你心悸了二十二次,一次、一次地感到愉悅又痛苦。我深深地墜入了某個境界已無法自拔,這讓我對自己的生活已經不是很在意了。
睜開眼的一天第一件事就是想你,我是不是有些病態了呢?
不過這是我心甘情願的,雖然因此我也了解因戀愛而忽上忽下的心臟運轉、與亂成一團的生活作息,真的是有違身體健康。

[2016/07/05 15:24] | 【陌城。極短篇】
引用:(0) |

如果要問我人生最燦爛的時候是什麼時期,我大概會立馬回覆你「大學時期」,思考時間連一秒都不用用到。

踩踏著跟鞋,我用了三秒穿套好外套、提起肩背包、一秒轉身、五秒鎖好門後,離去。畢業後很慶幸順利地找到了工作,我也如當初和朋友嘻笑般訴說的,一畢業沒多就就投入了職場。幸運的,這還是我想要做的工作。
不過,我想我的天真到此就被收起來了吧。
每天重複的時間上班與下班,我從吃苦耐勞地基層倒茶影印雜事、到現在能放心的被派發文書處理工作與小型企畫,好像也過了好幾年。

已經忘記以前坐在課桌聽老師說話的感覺。
已經忘記以前和同學們說笑相約的氣氛。
其實我很不想去談論這件事,因為花再怎麼艷麗最後總是會凋萎。

現在回想,當初進入公司時也是有同班同學與自己同期進入。同學變同事,我們在同一個部門做著各自被分配到所需負責的事務。日子天天過去,我們天天見面,但也就如此而已。學生時期再怎麼要好,時間卻像洗刷牛仔褲一樣,我們之間深色般的友誼如今愈洗也愈淡。
就像是以前擊掌打招呼的默契,現今竟是輕巧經過的一抹淺笑。我們都知道什麼已經變質了,但卻將唯一僅存的默契用在對此的不言不語。

人很喜歡用花來比喻壽命很短暫的什麼事物。那麼,我心中青春的那朵花現在還存在嗎?
那些以前在學生時期大家一起經歷過的,現在不過都成了回憶。大家各自有各自忙碌之事,每個人的理想目標不同,不知道還有幾個人記得當初自己立下的宏願。

開始會覺得沒關係了。因為時間讓我漸漸明白,人生本來就是一個時期與一個時期的接合。過去敢大聲說話的我們不過只是群保有天真、沒有經驗的學生。
我天天看著以前的同學,現在要拘謹的稱呼她陳小姐,在她眼中的我現在不知道是什麼樣子?
好好奇,我們已經好久沒一起吃飯了。
也已經很久沒和老同學們聯絡,他們現在都在哪裡?

到底會不會有誰來辦一場同學會呢?

[2016/07/05 15:23] | 【陌城。極短篇】
引用:(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