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lieve it that I'm already on my way. Don't miss this road again.

IMG_20141231_161227.jpg


大家好,我是錆青!
今天想來跟大家談談自己以及多年的寫作歷程。

錆青這個筆名是來自日本古色,「錆」有鏽蝕的意思,生鏽的青色鐵門,錆青大概就是這個顏色。
我喜歡藍色,錆青很接近心中的色彩,這筆名一用有五年多。
而我的寫作歷程斷斷續續下來也有七年之久。

高中時,懵懵懂懂,憑藉熱誠寫作。那個時候還沒把寫什麼當作很重要的事情,就是開心時寫寫,而且一整天被關在小教室中,腦中總有無限靈感噴發。
那時真的很快樂的,每天都做著夢,心裡有股莫名的確信,未來的自己可以寫出很好的作品。
沒錯,未來。
高中時我對自己的文筆不是很自信,喜歡看書,也喜歡寫寫東西,但就是不敢真的大方嘗試,所以我的作品通常偏向輕盈的極短篇,可以在短短的字數下交代各種情感,算是我的專長(笑)

但要是長篇寫下來,那可真是慘不忍睹。

升到大學,一路上換過幾個筆名,最活躍的時期大概是創革時代,那時交到許多朋友,至今仍十分感謝。不過那個時候筆名不是用錆青(笑)
若是你也很熟悉創革,或許曾經擦肩而過呢!(揮手)

談寫作是很熱血的。
我到升大三才正式寫了長篇《與妳度過輕小說一般奇幻的夏日》。暑假時一邊碼字一邊實習的時光真的很充實,現在回頭看,自己怎麼寫了這麼生澀的東西,劇情邏輯有時候會打架,如此拙劣,真想挖洞鑽進去。
不過那是自己第一個真正寫到完結的故事,心裡還是很開心。

有了一次寫大長篇的經驗,自己對寫作也有了淺薄概念。我開始注意到自己劇情掌控有些飄忽,人物塑造也要加油。
長篇之後,期間寫了不少極短篇,只是將重心放在課業和社團,不怎麼認真看待寫作,停工了一段時日。現在回過頭看,真想穿越時空到過去一掌敲醒自己,「給我好好寫作啊!不要停滯!」對那時膽怯的我這麼說。

很奇怪,我一直對寫些什麼覺得恐懼,害怕自己把題材寫爛,有點完美主義。

可是不寫怎麼會進步?只要一直寫下去,一定會更好。
到今天我才如此醒悟,寫作對我而言,是一個逐步累積的過程。
我不時在摸索自己的樣貌。

忘了是什麼時候,大概是接近畢業時,我寫出了《玩具熊誘捕》。
這是我第二個印象比較深刻的完整故事,一萬多字,是高中時期產生的構想。那個時候還曾經寫出三千字左右的原稿給國文老師看,內容十分中二!(掩面)幸好過去了。
我將這篇故事投稿「台灣推理作家協會徵文獎」,因為喜歡看懸疑推理故事,想要嘗試看看,不過落選了。
落選雖然沮喪,但是那一屆評審老師們非常用心,對作品一一點評,得到老師們的指正,覺得獲益良多。

寫小說是一個愉快但痛苦的生產過程,想到一個點子想把它成形,是很快樂的,但一點一點構築的過程又十分辛苦,有時候會走錯路,選錯寫法,一次又一次的翻修,無一不讓人想吐。

不過總體來說還是愉快。
最近看了村上春樹老師的《身為職業小說家》,獲益良多。
回憶自己的初衷,我只是想將自己腦中的構想寫出來,與人分享、並在大家心中獲得共鳴,或是留下些什麼。這是很單純的一個念頭。
但是現實總是以各種方式蠱惑,我也曾迷失這份心情。
希望自己保持初衷,也找到一條適應寫作的合適道路。

不知不覺打了這麼多,一股來勁地把想說的話傾吐。
出社會後,不停摸索想做什麼,創作的慾望便悄悄爆發。說實在自己選擇持續寫作,是很辛苦的一條路,但就趁體力還可以的時候試試看吧!
未來我會繼續寫,如果你能喜歡我的作品,那會是很美好的事情。
請大家多多指教,期待在創作這條路上認識大家 :)

[2017/03/24 09:25] | 【近。創作】
引用:(0) |
DSC09161.jpg

前陣子進入低潮期。
懷疑自己的才華,質疑自己寫的是不是有人想看。
寫作真的很苦澀,創作時沒有任何人可以支援,是只有自己的世界。不知道為什麼會選擇一頭栽進去(苦笑)。

手上小說就要進入收尾,但不知道為什麼,對自己的文章越來越不耐。
回頭審視,需要在前面增設伏筆,有些段落角色的個性也沒抓對,只能自己默默回去重修,可能是因此讓我十分沮喪吧?

手上這一本,對我而言是新的嘗試,也是第一次縝密地寫出長篇小說。
好不容易進入尾聲,要好好重整心情,做個結束!

[2017/02/13 00:21] | 【近。創作】
引用:(0) |
DSC09148.jpg

在梳理文章的過程中,發現了許多缺失
腦袋裡裝著各式各樣的劇情發展
但只能到處扼殺,留下最通順的一個

這過程心很痛,很亂
痛是,自己最想寫的,卻不適合
亂是,所有謎團,必須清晰了解哪些是留下來,哪些已經拋棄

有如站在人生岔路口

還有,也一直知道
寫作者,都是用文字玩弄人心的傢伙

[2017/01/24 11:20] | 【近。創作】
引用:(0) |
2017-01-03_124613.jpg


褪去的,留下的──都如同光。
早晨的光最美,也最新鮮,是留給自己最後的一份寧靜。

新的年來到,明明只是跨過一天,卻彷彿可以洗去昨日種種、迎向未來。
雖然理性這麼想,但感性地沉浸其中,感覺並不差。

回過頭,我書寫長篇的經驗不多,曾經寫過的,內容零零落落,架構悽慘無比。
不過那時候能透過作品和讀者互動,心裡很快樂。
現在為了投稿,自己埋頭苦耕,只能(強迫)朋友看,回饋不像直接面對喜歡作品的讀者(畢竟是我強迫餵食XD),總覺得少了些什麼。

最近寫著寫著也發現,常常到一個段落,自己會混亂,寫出方向錯誤、或是無法延展的劇情。
不得不說,當下的心情真的糟糕透頂。(要砍掉重練QQ)
我是一個希望每天作品都能推進的人。
可是這些日子的努力,我發現作為一個創作者,不可能每天都踏下痕跡,很多時候是要停下腳步好好琢磨。
這是經歷不夠,或是許多人的常態,我不確定。
但停下來思考劇情的時間,往往會耗去幾天。即使之前擬好大綱,我還是會亂套。
時間的流逝讓我焦慮。

後來仔細思考,大綱對我而言,是方向,是指標。
但劇情,是經過的路途。
我可能知道要往東走,但是怎麼走向東邊,中間的路,卻是要艱辛開拓。

可能這是一個過程吧。
有聽過建議說可以用 [幕綱] 的方式,但還是覺得不是那麼簡單可以解決。
大概是自己太少去沉澱。
我檢討過,是不是太逼迫自己,但多少還是希望可以更快一點前進。
希望這新的一年能有不一樣的視野,還有一步一腳印踏出一片天吧。

告訴自己,迷途中,不用害怕,你正在路上。

[2017/01/03 15:24] | 【近。創作】
引用:(0) |
IMG_20160616_024731.jpg


一年到了尾聲,我陷入一股漩渦,須要好好重整自己。
在今年三月,我在人生中下了一個重要的決定:辭掉工作,專心寫作。
雖然有穩定月薪,但當工作吃掉大部分時間,寫作變得時間不夠,焦慮感連帶影響工作的心情。我開始變得馬馬虎虎,兩邊不是,於是決定請辭。

辭職後,我也開始摸索前進。

過了幾個月的混沌,現在一邊兼職,一邊寫,時間充裕許多。可是卻發現自己火候不夠。

我們都知道好作品,都會欣賞好作品,但是要自己執行時,往往很難寫出來。過去的人生,我熱愛寫作,但卻比較隨心所欲,累積的不夠充分。
(想想大學時期,玩了四年樂團,都沒有創作。以後一定要寫一個跟樂團有關的小說,才對得起文字空白的四年時光!)

這些放掉工作、專注文字的日子,我明白到在寫作領域,我還只是一個新手。
這令我有些挫折。
尤其在現在正著手的一篇7萬字以上長篇小說,我不擅長寫長篇,所以發現了許多缺失。

這部長篇讓我學習到許多,我用一個追求完美的心態創作,不夠好,就殺掉重寫,天知道這是多麼痛苦的事情,但我想嘗試看看。
這會是我很用心的一篇,但也是痛苦的一篇。
(不要忘記,真正的創作,應該是快樂的。這種方式一點也不自由,不快樂,所以我只會嘗試一次,並正在進行中。)

我掙扎過很多次,到底寫作是人生中的附屬品,還是它是我可以奔走的道路?我會懷疑我的才華,而且這真的不是一門賺錢的管道,完全就是熱誠。
為了寫作,現在我的生活收支,賺取等於花費,打平要偷笑,大部分還要用以前工作的存款貼補。
真的很苦。這是我最大的感觸。

我很幸運,父母雖然擔心,但也願意讓我放手試試,而且願意當我的後盾,當然我不會讓自己依賴他們,能賺錢養自己就當自己獨立。
不過我也有許多需要思考的地方。
我放手一搏給自己嘗試,但不是一蹴可幾就有成果,這樣的累積過程讓人焦躁。我想將這個歷程記錄下來,與大家分享,也做為人生的一頁。

於是開始這個 【近。創作】 企劃,談論我的寫作歷程。
以此和心情分享有區別。

[2016/12/19 21:55] | 【近。創作】
引用:(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