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lieve it that I'm already on my way. Don't miss this road again.

「有本事就來打敗我呀。」
她笑著,表情充滿魅惑與挑釁,並揮起比自己身高還高上一截的巨大魔杖,阻擋著今年度不知道第幾號的王子。
他們是來自哪裡呢?又是第幾代了?唉呀呀。魔女輕輕托著自己的下巴笑著。
後方的塔上住著一位不老的美麗公主呢,她就這樣不停阻擋靠近的男人已經一百多年了。
記得剛滿第一百年的時候她還和公主一起舉杯慶賀過喔。
自稱王子的男人中於放棄而離去。魔女緩緩回頭,靜靜凝望著塔上,塔上公主向她揮手。

公主不是沉睡著的,但她如同童話裡的公主般在等待,依靠著魔女的魔法等待著她的愛人出現的一天。
魔女長得並不醜陋,但從沒有任何王子會想追求她,就因為她是魔女。
但王子有沒有注意過她本來就不是重點——即使她是有魔力並且是女性,公主卻從來不會遺棄她。
包括待在塔裡,她從來沒想過要限制公主行動,「讓我待在塔裡,我們一起生活。」是公主笑著這麼說的。
不可置否,她深愛著公主。公主這麼說的當下她可是欣喜若狂,但內心一角卻也泛著不安。

她知道世界並不存在勇者,多的只是一群膽小鬼。這些人包括慕名不斷前來的王子,以及寂寥等待的公主。
還有她這一位在一百多年前接受公主請求、幫助她到現在的魔女。
她有花不完的時間哪,但人類的壽命有限。

當第一次見到公主,她就知道自己完蛋了,膚淺的,一見鍾情。於是她願意縮減自己的壽命。公主保持幾年的青春,她就減少了幾年的歲月。
不知到這樣的情況還會持續多久,比起公主她會先開始衰老吧。現在她已經看起來比公主大一些了。
她真的沒辦法,就和王子沒辦法靠近城堡、沒辦法擄獲公主芳心一樣。也像公主沒辦法去那個已經死了一百多年的王子墓上哀悼他一樣。她一樣,沒辦法跟公主傾訴她的愛戀。

就這樣時間流逝。

她有太多用不完的時間了。

[2016/06/22 13:01] | 【陌城。極短篇】
引用:(0) |

「現在我們要做……骨骼標本……我們先……福馬林……然後……煮……」台上的光亮閃過我睡意甚濃的眼,某個禿頭的身影說得正起勁呢!而台下的我,撐著沉重得快貼上木桌子的頭,勉強聽進一些支離破碎的文字。
「小心……指部骨頭更是……軟骨……不要……內臟拿開……動作要……洗手台……」反射省電日光燈的後腦杓,瞬間化作兩個。
我努力睜大眼,露出的眼白部分突然變多,原來我是內雙啊……我果然隨時隨地都想著一些根本無關緊要的事情。
只見眼前的青蛙抽動了下,然後慢慢的與隔壁同事的手疊合。

「李經理!」
「是。」終於輪到我報告了。我剛才果然是睡著了!
「喂!」隔壁王經理給我一個「加油」的眼神。
我的嘴機械式的運作著,其實說了什麼我並不清楚。
「呵~」報告中我偷偷地打了個哈欠,不巧被總經理看到。
「李經理!」總經理怒叱道,身影與我還在生物科技大學時的指導教授疊合。
「啊,抱歉。」我道了歉,而後繼續報告。

真懷念以前,大學時只要按時交作業,便什麼麻煩都沒有了……結果我學了這麼多年生物學,畢業後竟然連一項都沒用到……
「青蛙標本啊……」一個不小心,唇畔竟洩漏我腦中所想的東西。
「李經理?你剛剛說了什麼嗎?」旁聽的董事長終於開口了。
「不,沒有。」我連忙否認。
「李經理,繼續吧。」總經理的青筋隱隱抽動著。

「嗯,然後……」平板的聲音再度響起。
有能力就能存活,不論在大學時還是出社會,高層還是要仰賴能力強的人呀!
很不巧的,我剛好是那種人。就算偶爾會被位階高的人們怒罵,但那不過是他們在發洩情緒,沒有人會想要把我這種人趕走,更何況我是如此任勞任怨……只是有時會神遊一下,真不好意思。

「好,現在我們依李經理的看法來討論這項企劃……」總經理的聲音,再度伴著他那像鏡子的後腦杓出現。
「呼!」我吐了口氣,現在我又變回「觀眾」了。
「好想做標本……」用乙醚迷昏青蛙後,剪子剪開牠濕滑的表皮層,那種感覺……然後是掏出臟器一一排列。將「多餘」的東西清理乾淨後,就剩煮爛牠取得骨骼了……總覺得這些程序就像是昨天才剛做過般鮮明。真的好想做一個標本啊!

「好!就這麼定案了,沒異議吧?」慾望正欲吞噬我的理智時,外界吵雜的聲音不小心注入了我的耳裡。
「是總經理呀!」抬起頭,視線對上的是世故的總經理、代替出國陳經理坐鎮的林襄理以及在一旁高深莫測地笑著的董事長。
「如果把大家都做成標本就不會這麼吵了呀……」

某天,開會中,王經理聽到隔壁的李經理如此喃喃自語著……

[2016/06/22 12:59] | 【陌城。極短篇】
引用:(0) |
IMG_20151017_160749.jpg

等你跟我說一聲哈
我感冒了
我在你的肩背失落了一整晚
等不到一聲切身相關的安慰

一直走不出第三章
塞了許多東西
可能要重新整頓.....

目前貼一些過去寫的短文
差不多是時候整理自己了

[2016/06/22 12:56] | 【浮光。影像】
引用:(0) |
這麼開頭你收到時不知是驚訝呢還是感到好笑?

或許你正不解為何會收到這封信,但追根究柢並不一定是好事。了解我如你,這滋味你知道,最遲你到了我這個年紀就會曉得。
回想十七年堆積的日子中,十七歲的你也經歷了不少甘辛苦澀。雖然在這個階段你一事無成,並順理成章地成為一位考生;你躺在考卷中掙扎,受夠了似的翻來覆去,並拚命地伸長手臂想觸及忽遠忽近的夢想;你怯懦,不敢拋棄它,也不敢放膽去追。

但請不要忘記你所擁有的一切,還有試圖追尋夢想的小小勇氣。的確,十七歲是一場面對人生的考驗,你枯燥、卻又繁盛。
如果你試著回信,我想我應該也收不到。或許我只能告訴你一個寄信給你的原因──因為我害怕。我害怕自己遺忘曾經熱血沸騰的自己,我甚至害怕在更遠的未來不能完成你我共有的夢想……有些好笑,但卻真實。

寫信給你也有種大雄孫子派哆啦A夢去協助大雄的感覺,我希望現在的自己能幫助你什麼。

或許哪一天會再會吧,等「你」變成「我」的時候。

[2016/06/19 18:35] | 【陌城。極短篇】
引用:(0) |

我在淙淙流動的溪中撈起了妳,在我們第二次相遇時。

記得第一次見面,妳在激湍的流水中擺動那艷麗的尾鰭,像絹絲般柔軟,搖曳的身姿在水中看起來多麼炫目。之後我與妳對看,望著彼此像要把靈魂都看透一般,好似有很多話語卻說不出口,我們沒有任何一方有所行動。
時間阿時間,這一瞬像是過了幾千幾萬年,最後妳被湍流推移,我們擦肩而過。

第一次的注視驚天動地,深刻的在我腦海留下影像。雖然隨著時光,影像逐漸模糊,僅殘留著大致輪廓,但我有信心會再次相遇、再次相遇……神會把妳帶到我面前。
因為我知道妳是一隻美麗的魚,帶著迴游天性的魚。

於是隔年我再度駐足小溪,有預感妳就在這裡,也在等著我。這次,我會準確地將妳撈起,決意與妳共度餘生。
我在自己腦海勾勒著美好美好的未來,準備了一個透明的魚缸,填了泥土植了水草,一切都安置好。為了妳,我還去研究水質的調配測量,我在網路上搜尋了許多關於家的建構,唯獨不去搜尋你的品種。
因為妳對我而言獨一無二,不是三言兩語所能定義。

人群像水流在這諾大的城市竄動著,終於到了一年一度年會的日子,時間將我們的相遇的時刻凝聚再凝聚,在我們再度見面的那一刻緊緊停留。
我看到妳眼中的思念,我噙著笑容洩漏我的悸動。
「妳好,好久不見。」
將模擬許久、想好第一句對妳說的話道出,伸出我的手,浪漫的邀請妳共舞。

妳願意到我準備的魚缸與我邁向未來嗎?妳願意用剩餘的日子相互體諒攜手到老嗎?妳願意在日常生活的消耗下面對我,即使些微生厭卻永不分離嗎?
我為妳準備好了魚缸,也準備好捨棄空氣、進入水的生活。

我準備好一切,在小小的桎梏中,希望妳覺得溫暖。

[2016/06/19 18:33] | 【陌城。極短篇】
引用:(0) |

這個周末她過得非常糟糕。

她不知道該怎麼形容他們關係的結束,但他們很冷靜。
他說:「我們到此為止吧。」
她回答:「嗯。」
沒有大吵大鬧,沒有歇斯底里。可能早在之前、在他們聯繫只剩下必要報備時,就隱約有預料到結果。
他是愛著我,還是不愛呢?

幾個月前,她就開始在這個迴圈裡打轉,轉呀轉、轉呀轉。他對自己噓寒問暖之中夾帶漫不經心,他總是自顧自說著他的喜好他的興趣、卻不過問她近日狀況,他有時消失許久、不再說明自己去了哪裡……
女人有時預感是很準的。
可她早在圍繞他公轉時、忘卻了沒有他自己是如何自轉。終於,他選擇將這顆衛星拋棄,她失去了重心,停頓下來。
這個周末她的世界一點一滴溶解崩毀,她卻哭不出來、叫不出聲。

「嗯。」
她唯一能吐出的字眼,除了「嗯」之外再也沒有了。

她冷冷地看著他起身,迅速而準確地收拾他自己的物品,彷彿已經演練多次般。沒有他生活痕跡的房子原來有這麼空曠……她站在陽台將他還給自己的鑰匙奮力向前投擲,看著它消失無蹤。
她不知道該怎麼向這段關係道別。有人說分手的心痛像是被熱咖啡燙到一樣,現在她只覺得一整顆心像被完全浸泡到熱咖啡裡一樣,很痛很痛,卻不會有任何外傷。

此刻,她突然很懷念小時候什麼都不懂得自己。那時她可以天真地笑、天真地向前邁步。她不用懂太多社會規則與情愛,被校園與父母保護得很好。
如果她是溫蒂,她多麼希望自己是溫蒂,她寧願自己是個女孩,然後她會選擇不長大。
「神啊,請容許我、容許我在小小的永無島裡快樂跳舞吧。」她的眼淚在胸口沉澱,蔓延的哀傷切割她,太過痛苦。

她短暫地想像自己回到小女孩的模樣,天真無邪、開懷大笑的模樣。她知道自己已經遺失了這樣的快樂。

[2016/06/19 18:30] | 【陌城。極短篇】
引用:(0) |

羽翼的切片是羽毛嗎?」正在處理小白鼠肝臟切片的你、沒由來地突然說道。

「羽翼?」我停下手邊準備混合化學溶液的動作,不解地瞅著你。
「如果人類想飛翔,光是用羽毛和骨肉湊成翅膀果然是不夠的吧?」你漾著笑,很燦爛,一如往常地開朗,但一瞬間我卻覺得那笑容十分哀傷。
至今我還是不懂你為什麼要這麼做。
眼前漾著相同笑容的你的遺照,永遠不可能告訴我答案了。

不過我或許懂了你說那句話的涵意。那時會那麼問是因為你想飛吧?而你最後也的確飛翔了。
從三十幾公尺的高樓一躍而下,短暫的幾秒你的確飛了起來。我在你墜落過程經過僅僅零點零幾秒的窗內確實看到你是帶著笑容的。
排去對於死亡的驚愕,你讓我百思不得其解。
你擁有穩定的工作、父母兄弟健全的家庭,雖然現在沒有伴侶,但與大家一起相處的日子是多麼用心的生活著。
沒有任何理由,除非你是真的想飛起來。
你像卡在胃裡的悲傷一樣,你的飛翔讓我帶著許多疑問,無法消化並糾結成一團。

看著白色緞布包圍、最後與我們道別的這個空間裡,斷斷續續傳出抽泣聲。在你無瑕的人生,自殺是你所犯的最大重罪。
留下來的人往往是最難過的,他們必須獨自承擔一切。你卻化作青鳥遠去,銜著你所認為的幸福。
最後你做出羽翼了嗎?
這場實驗看起來你是失敗了呀!但為什麼,你卻笑得這麼開心?
記得你說過人與人是能彼此了解的生物,但我真的完全不了解你呢。
我們一起長大,同一個機構工作,即使你是與我有著血緣關係的,我的弟弟,我卻對你無法不飛翔的理由一無所知。
可惡啊,我們之間明明像是隔著一條鴻溝,但為什麼與你一起經歷過的一切,讓我止不住淚水啊……

真想再看一次你的笑容,再看一次你從心底發出的燦爛笑容哪。

[2016/06/19 18:26] | 【陌城。極短篇】
引用:(0) |
IMG_20151017_161708.jpg

延遲了些日子
開始接案子

在學校的日子
培養了基礎運用美工軟體的能力
讓我有一個可以吃飯的傢伙
我很感謝
但也覺得侷限

如果要說
我大概是沒自信自己的設計能力吧
但完成作品還是很開心的
畢竟是自己絞盡腦汁,把手把地做出來
這或許和寫作很像
是快樂的事情

還要找平衡,也要謀生
正如同自己選擇了寫作這條路
要全然負責

這禮拜長篇寫完了第二章
剛剛完成了一篇短篇童話
我想,自己還是要繼續努力的
加把勁,想要快點完成小說

[2016/06/15 18:26] | 【浮光。影像】
引用:(0) |
DSC09383.jpg

近期規劃寫一部7萬字長篇小說
一直以來都有寫不長的壞毛病
這次就好好地擬了一份大綱
修了又修,簡直要崩潰
不過也差不多完成了

接下來就是動筆了
期許自己能不能達到一日5000字的境界

最近都在下雨
我最喜歡下雨了!

[2016/06/06 19:28] | 【浮光。影像】
引用:(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