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lieve it that I'm already on my way. Don't miss this road again.
「人生很難切割。一個人的生命過程是線性前行,不可能有人可以重新開啟一段新生活,把過去全然拋下。」
一如往常,我坐在某堂關於生涯規劃的通識課中,無聊地滑著手機。講台上的老師,突然激昂的發表這段言論,吸引了我的注意。
「王」是我現在的姓氏。在不久之前,「我」並不是現在的「我」,那時我姓「邱」。
邱曾是一個胖小子。因為青春期,全身的脂肪不再像以前孩童時期,可以安然融合在體內而顯得清爽。
青少年的身體,正值轉變,潛伏體內的油脂開始浮現皮膚,黏黏稠稠,夾著汗水滴落。這樣的情況,尤其在夏天的體育課,最為惡化。
胖胖的邱跑步熱身時,老是落在最後,氣喘吁吁跑沒多久就要停下,拖慢整個課程進度。課程結束後,他帶著悶臭氣味的身軀更是可怕,同學經過他的時候,常常刻意捏起鼻子。
肥胖的身軀和緩慢笨拙的行動,讓邱很自卑。他也努力想過要減肥,但發育中的身體很快就又飢餓,節食過度反而讓他吃得更多。
邱不知道該怎麼應對自己生理上的變化,同時也不知道該怎麼處理同儕在他心理劃下的創傷。
這讓他心中湧出捨棄自己的念頭。
後來到了高中,邱開始抽高,體型拉得健壯,身上的油脂也慢慢蒸發。帥氣的輪廓因為變瘦而得到突顯,邱逐漸在學校受到歡迎,交到了朋友,但過去矮胖的自己總讓他存有陰影。
挖去邱心中疙瘩的時機出現在高二,爸媽談離婚的時候,邱跟媽媽一起生活。後來媽媽改嫁給王叔叔,邱在上大學前的暑假,改名換姓。
「王」是現在的我。
我選擇在離家很遠的大學讀書,決定學校時,還特別調查過去同鄉同校的同學,確定沒熟識的和我同一間,才回覆就讀通知。
到了新的地方,雖然人生地不熟,但我內心卻十分雀躍。
在新學校,我拓展新的交友圈與新的興趣,我打造了新的王,成功地捨棄了邱,把他與過去一併拋棄。
在這裡沒有人認識我,我重新開啟了一段生活,人生被我成功分割。
課堂結束,我背起背包、雙手插著口袋,走出教室。
那一位台上的老師,模樣已經模糊,而他說過的話,在我心上停佇了一會兒,最後在我嶄新而忙碌的生活中,煙消雲散。

[2017/03/27 23:46] | 【陌城。極短篇】
引用:(0) |

IMG_20141231_161227.jpg


大家好,我是錆青!
今天想來跟大家談談自己以及多年的寫作歷程。

錆青這個筆名是來自日本古色,「錆」有鏽蝕的意思,生鏽的青色鐵門,錆青大概就是這個顏色。
我喜歡藍色,錆青很接近心中的色彩,這筆名一用有五年多。
而我的寫作歷程斷斷續續下來也有七年之久。

高中時,懵懵懂懂,憑藉熱誠寫作。那個時候還沒把寫什麼當作很重要的事情,就是開心時寫寫,而且一整天被關在小教室中,腦中總有無限靈感噴發。
那時真的很快樂的,每天都做著夢,心裡有股莫名的確信,未來的自己可以寫出很好的作品。
沒錯,未來。
高中時我對自己的文筆不是很自信,喜歡看書,也喜歡寫寫東西,但就是不敢真的大方嘗試,所以我的作品通常偏向輕盈的極短篇,可以在短短的字數下交代各種情感,算是我的專長(笑)

但要是長篇寫下來,那可真是慘不忍睹。

升到大學,一路上換過幾個筆名,最活躍的時期大概是創革時代,那時交到許多朋友,至今仍十分感謝。不過那個時候筆名不是用錆青(笑)
若是你也很熟悉創革,或許曾經擦肩而過呢!(揮手)

談寫作是很熱血的。
我到升大三才正式寫了長篇《與妳度過輕小說一般奇幻的夏日》。暑假時一邊碼字一邊實習的時光真的很充實,現在回頭看,自己怎麼寫了這麼生澀的東西,劇情邏輯有時候會打架,如此拙劣,真想挖洞鑽進去。
不過那是自己第一個真正寫到完結的故事,心裡還是很開心。

有了一次寫大長篇的經驗,自己對寫作也有了淺薄概念。我開始注意到自己劇情掌控有些飄忽,人物塑造也要加油。
長篇之後,期間寫了不少極短篇,只是將重心放在課業和社團,不怎麼認真看待寫作,停工了一段時日。現在回過頭看,真想穿越時空到過去一掌敲醒自己,「給我好好寫作啊!不要停滯!」對那時膽怯的我這麼說。

很奇怪,我一直對寫些什麼覺得恐懼,害怕自己把題材寫爛,有點完美主義。

可是不寫怎麼會進步?只要一直寫下去,一定會更好。
到今天我才如此醒悟,寫作對我而言,是一個逐步累積的過程。
我不時在摸索自己的樣貌。

忘了是什麼時候,大概是接近畢業時,我寫出了《玩具熊誘捕》。
這是我第二個印象比較深刻的完整故事,一萬多字,是高中時期產生的構想。那個時候還曾經寫出三千字左右的原稿給國文老師看,內容十分中二!(掩面)幸好過去了。
我將這篇故事投稿「台灣推理作家協會徵文獎」,因為喜歡看懸疑推理故事,想要嘗試看看,不過落選了。
落選雖然沮喪,但是那一屆評審老師們非常用心,對作品一一點評,得到老師們的指正,覺得獲益良多。

寫小說是一個愉快但痛苦的生產過程,想到一個點子想把它成形,是很快樂的,但一點一點構築的過程又十分辛苦,有時候會走錯路,選錯寫法,一次又一次的翻修,無一不讓人想吐。

不過總體來說還是愉快。
最近看了村上春樹老師的《身為職業小說家》,獲益良多。
回憶自己的初衷,我只是想將自己腦中的構想寫出來,與人分享、並在大家心中獲得共鳴,或是留下些什麼。這是很單純的一個念頭。
但是現實總是以各種方式蠱惑,我也曾迷失這份心情。
希望自己保持初衷,也找到一條適應寫作的合適道路。

不知不覺打了這麼多,一股來勁地把想說的話傾吐。
出社會後,不停摸索想做什麼,創作的慾望便悄悄爆發。說實在自己選擇持續寫作,是很辛苦的一條路,但就趁體力還可以的時候試試看吧!
未來我會繼續寫,如果你能喜歡我的作品,那會是很美好的事情。
請大家多多指教,期待在創作這條路上認識大家 :)

[2017/03/24 09:25] | 【近。創作】
引用:(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