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lieve it that I'm already on my way. Don't miss this road again.

羽翼的切片是羽毛嗎?」正在處理小白鼠肝臟切片的你、沒由來地突然說道。

「羽翼?」我停下手邊準備混合化學溶液的動作,不解地瞅著你。
「如果人類想飛翔,光是用羽毛和骨肉湊成翅膀果然是不夠的吧?」你漾著笑,很燦爛,一如往常地開朗,但一瞬間我卻覺得那笑容十分哀傷。
至今我還是不懂你為什麼要這麼做。
眼前漾著相同笑容的你的遺照,永遠不可能告訴我答案了。

不過我或許懂了你說那句話的涵意。那時會那麼問是因為你想飛吧?而你最後也的確飛翔了。
從三十幾公尺的高樓一躍而下,短暫的幾秒你的確飛了起來。我在你墜落過程經過僅僅零點零幾秒的窗內確實看到你是帶著笑容的。
排去對於死亡的驚愕,你讓我百思不得其解。
你擁有穩定的工作、父母兄弟健全的家庭,雖然現在沒有伴侶,但與大家一起相處的日子是多麼用心的生活著。
沒有任何理由,除非你是真的想飛起來。
你像卡在胃裡的悲傷一樣,你的飛翔讓我帶著許多疑問,無法消化並糾結成一團。

看著白色緞布包圍、最後與我們道別的這個空間裡,斷斷續續傳出抽泣聲。在你無瑕的人生,自殺是你所犯的最大重罪。
留下來的人往往是最難過的,他們必須獨自承擔一切。你卻化作青鳥遠去,銜著你所認為的幸福。
最後你做出羽翼了嗎?
這場實驗看起來你是失敗了呀!但為什麼,你卻笑得這麼開心?
記得你說過人與人是能彼此了解的生物,但我真的完全不了解你呢。
我們一起長大,同一個機構工作,即使你是與我有著血緣關係的,我的弟弟,我卻對你無法不飛翔的理由一無所知。
可惡啊,我們之間明明像是隔著一條鴻溝,但為什麼與你一起經歷過的一切,讓我止不住淚水啊……

真想再看一次你的笑容,再看一次你從心底發出的燦爛笑容哪。

[2016/06/19 18:26] | 【陌城。極短篇】
引用:(0) |
留言:
この記事への留言:
留言:を投稿
URL:

密碼:
秘密留言: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引用:
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
この記事への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