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lieve it that I'm already on my way. Don't miss this road again.

「現在我們要做……骨骼標本……我們先……福馬林……然後……煮……」台上的光亮閃過我睡意甚濃的眼,某個禿頭的身影說得正起勁呢!而台下的我,撐著沉重得快貼上木桌子的頭,勉強聽進一些支離破碎的文字。
「小心……指部骨頭更是……軟骨……不要……內臟拿開……動作要……洗手台……」反射省電日光燈的後腦杓,瞬間化作兩個。
我努力睜大眼,露出的眼白部分突然變多,原來我是內雙啊……我果然隨時隨地都想著一些根本無關緊要的事情。
只見眼前的青蛙抽動了下,然後慢慢的與隔壁同事的手疊合。

「李經理!」
「是。」終於輪到我報告了。我剛才果然是睡著了!
「喂!」隔壁王經理給我一個「加油」的眼神。
我的嘴機械式的運作著,其實說了什麼我並不清楚。
「呵~」報告中我偷偷地打了個哈欠,不巧被總經理看到。
「李經理!」總經理怒叱道,身影與我還在生物科技大學時的指導教授疊合。
「啊,抱歉。」我道了歉,而後繼續報告。

真懷念以前,大學時只要按時交作業,便什麼麻煩都沒有了……結果我學了這麼多年生物學,畢業後竟然連一項都沒用到……
「青蛙標本啊……」一個不小心,唇畔竟洩漏我腦中所想的東西。
「李經理?你剛剛說了什麼嗎?」旁聽的董事長終於開口了。
「不,沒有。」我連忙否認。
「李經理,繼續吧。」總經理的青筋隱隱抽動著。

「嗯,然後……」平板的聲音再度響起。
有能力就能存活,不論在大學時還是出社會,高層還是要仰賴能力強的人呀!
很不巧的,我剛好是那種人。就算偶爾會被位階高的人們怒罵,但那不過是他們在發洩情緒,沒有人會想要把我這種人趕走,更何況我是如此任勞任怨……只是有時會神遊一下,真不好意思。

「好,現在我們依李經理的看法來討論這項企劃……」總經理的聲音,再度伴著他那像鏡子的後腦杓出現。
「呼!」我吐了口氣,現在我又變回「觀眾」了。
「好想做標本……」用乙醚迷昏青蛙後,剪子剪開牠濕滑的表皮層,那種感覺……然後是掏出臟器一一排列。將「多餘」的東西清理乾淨後,就剩煮爛牠取得骨骼了……總覺得這些程序就像是昨天才剛做過般鮮明。真的好想做一個標本啊!

「好!就這麼定案了,沒異議吧?」慾望正欲吞噬我的理智時,外界吵雜的聲音不小心注入了我的耳裡。
「是總經理呀!」抬起頭,視線對上的是世故的總經理、代替出國陳經理坐鎮的林襄理以及在一旁高深莫測地笑著的董事長。
「如果把大家都做成標本就不會這麼吵了呀……」

某天,開會中,王經理聽到隔壁的李經理如此喃喃自語著……

[2016/06/22 12:59] | 【陌城。極短篇】
引用:(0) |
留言:
この記事への留言:
留言:を投稿
URL:

密碼:
秘密留言: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引用:
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
この記事への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