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lieve it that I'm already on my way. Don't miss this road again.

如果要問我人生最燦爛的時候是什麼時期,我大概會立馬回覆你「大學時期」,思考時間連一秒都不用用到。

踩踏著跟鞋,我用了三秒穿套好外套、提起肩背包、一秒轉身、五秒鎖好門後,離去。畢業後很慶幸順利地找到了工作,我也如當初和朋友嘻笑般訴說的,一畢業沒多就就投入了職場。幸運的,這還是我想要做的工作。
不過,我想我的天真到此就被收起來了吧。
每天重複的時間上班與下班,我從吃苦耐勞地基層倒茶影印雜事、到現在能放心的被派發文書處理工作與小型企畫,好像也過了好幾年。

已經忘記以前坐在課桌聽老師說話的感覺。
已經忘記以前和同學們說笑相約的氣氛。
其實我很不想去談論這件事,因為花再怎麼艷麗最後總是會凋萎。

現在回想,當初進入公司時也是有同班同學與自己同期進入。同學變同事,我們在同一個部門做著各自被分配到所需負責的事務。日子天天過去,我們天天見面,但也就如此而已。學生時期再怎麼要好,時間卻像洗刷牛仔褲一樣,我們之間深色般的友誼如今愈洗也愈淡。
就像是以前擊掌打招呼的默契,現今竟是輕巧經過的一抹淺笑。我們都知道什麼已經變質了,但卻將唯一僅存的默契用在對此的不言不語。

人很喜歡用花來比喻壽命很短暫的什麼事物。那麼,我心中青春的那朵花現在還存在嗎?
那些以前在學生時期大家一起經歷過的,現在不過都成了回憶。大家各自有各自忙碌之事,每個人的理想目標不同,不知道還有幾個人記得當初自己立下的宏願。

開始會覺得沒關係了。因為時間讓我漸漸明白,人生本來就是一個時期與一個時期的接合。過去敢大聲說話的我們不過只是群保有天真、沒有經驗的學生。
我天天看著以前的同學,現在要拘謹的稱呼她陳小姐,在她眼中的我現在不知道是什麼樣子?
好好奇,我們已經好久沒一起吃飯了。
也已經很久沒和老同學們聯絡,他們現在都在哪裡?

到底會不會有誰來辦一場同學會呢?

[2016/07/05 15:23] | 【陌城。極短篇】
引用:(0) |
留言:
この記事への留言:
留言:を投稿
URL:

密碼:
秘密留言: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引用:
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
この記事への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