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lieve it that I'm already on my way. Don't miss this road again.
1428年10月,英法百年戰爭到了最後一個階段。英軍和勃艮地包圍了奧爾良,法軍嚴重不利,此時,法國出現了一個救星——聖女貞德。


看著戰前同袍領著一個人前進,想必就是「他」了──自稱「神的使者」的戰士。
「這位是貞德‧達魯克。」同袍向他引薦了這位身穿鎧鉀的人。
「你好,波諾弗瓦先生。」對方的聲音悶悶的,應該是個男性,但法蘭西斯還是愣了一下。
總覺得有點不對勁。
只見對方似乎有些遲疑,然後緩緩地將頭盔褪下。
眼前的戰士,只是一個年約十七的少女。
「女的?!」法蘭西斯顯得有些驚訝。
「不行嗎?」女孩瞪視著法蘭西斯,十分不滿他說的話。
「不,當然可以。」都這緊要關頭,戰爭前線就要撐不下去。為了振奮軍勢,這可能是必然的了……男人在心中忖道。
「那麼明天……」女孩似乎想對法蘭西斯說什麼,或許是對戰爭的看法吧。
「今天就先好好休息吧!」法蘭西斯的眼神飄忽,最後乾脆轉過身對著同袍點頭致意。
「啊、波諾弗瓦先生……」
「叫我法蘭西斯就好了。」法蘭西斯微微偏過頭,對著女孩笑道。「明天戰爭還要靠妳呢,早點睡吧!晚安。」並以一種輕柔的動作略過她,不讓她有任何空隙說話。
他想迴避她。或許是因為不能接受一個女人來拯救國家的偏見吧……暫時,就這樣吧。
「……」貞德愣愣地看著遠去的法蘭西斯,以法/國身分存活的男人。

掩上門扉的法蘭西斯望著門上寫著自己名字的牌子。
我能有屬於自己的房間嗎?很不真實的感覺。
倏地,他旋身,獨自一人在長廊中踱步。

【「不得了耶!明天那位得到了『神的啟示』的人,要來帶領我們打敗可惡的英格蘭人。」戰線同袍開心的四處放送消息。
「真的?」大家都很開心,像是抓到一線生機的饑民。
「嗯,他聲稱遇見天使聖彌額爾、聖瑪嘉烈和聖凱瑟琳,這不是很好的兆頭嗎?」
「讓他來帶領我們吧!如果他來一定能提振士氣的!」聲音此起彼落地吶喊著。】

「誰知道他是不是說謊……」
法蘭西斯一人在走廊偏著腦袋喃喃自語。
這真的好嗎?而且她不過是個十六、七歲的女孩子……
至今他仍是遲疑著。
這畢竟是關於國家的存亡,法蘭西斯不得不收起平時吊兒啷噹的態度。
「法蘭西斯?」一個聲音突地叫住他。
「咦?妳不是應該在房間睡覺嗎?」法蘭西斯驚訝地看著叫住他的少女。
「是這樣沒錯,可是……這個嘛。」貞德顧左右而言他,最後直接以笑容帶過一切應該出現的解釋。
「這樣啊。」法蘭西斯也不追問,問題只是他隨口問問,知不知道對他而言都無所謂。
「噢。」只聞貞德發出意味不明的聲音後,兩人便沉默不語。
「你真的很奇怪。」
「咦?」法蘭西斯驚訝地抬起眼。
他沒想到在這樣漫長的沉默後,等到的第一句話竟然是貞德對自己的評語,恩,很怪異的評語。
法蘭西斯倒覺得新奇了,很少、可說是幾乎是沒有,沒有女性會這樣評論他,以「奇怪」這個字眼。
「你相信我。」貞德的聲音悶悶的。
「嗯……」法蘭西斯瞬間心虛地垂下眼。
呃,他不是真的相信她,只是情勢所逼,不得不……
「我知道很多人都還不是很相信我。」貞德本來不安抑鬱的表情,在下一刻卻突然綻開笑容。「不過沒關係,只要你相信我能結束這場戰爭……我希望能為你──我的祖國、偉大的國家,做些什麼。所以,只要你能相信我,只要這樣就足夠了。」
法蘭西斯沉默了,他不知道該怎麼回應她。
她明明只是個女孩,小小的身軀,十七、八歲的年紀。
我卻……
「我會加油的!」貞德的臉顯得自信滿滿,雙眼散發著無比的堅定。
「妳很勇敢。」法蘭西斯看著她稚氣未脫卻胸懷大志的臉龐。這樣的純粹,或許這正是她被「神」選上的原因。
「咦?」對於法蘭西斯突然冒出的話,貞德疑惑地看著他。
他開始想相信貞德了,或許正是這個原因……「明天加油。」法蘭西斯回以一笑。
「嗯!」雖然有些不明所以,但貞德還是回以一個肯定、自信的笑容。「我會的!」她說得鏗鏘有力。


追記を閉じる▲

掩上門扉的法蘭西斯望著門上寫著自己名字的牌子。
我能有屬於自己的房間嗎?很不真實的感覺。
倏地,他旋身,獨自一人在長廊中踱步。

【「不得了耶!明天那位得到了『神的啟示』的人,要來帶領我們打敗可惡的英格蘭人。」戰線同袍開心的四處放送消息。
「真的?」大家都很開心,像是抓到一線生機的饑民。
「嗯,他聲稱遇見天使聖彌額爾、聖瑪嘉烈和聖凱瑟琳,這不是很好的兆頭嗎?」
「讓他來帶領我們吧!如果他來一定能提振士氣的!」聲音此起彼落地吶喊著。】

「誰知道他是不是說謊……」
法蘭西斯一人在走廊偏著腦袋喃喃自語。
這真的好嗎?而且她不過是個十六、七歲的女孩子……
至今他仍是遲疑著。
這畢竟是關於國家的存亡,法蘭西斯不得不收起平時吊兒啷噹的態度。
「法蘭西斯?」一個聲音突地叫住他。
「咦?妳不是應該在房間睡覺嗎?」法蘭西斯驚訝地看著叫住他的少女。
「是這樣沒錯,可是……這個嘛。」貞德顧左右而言他,最後直接以笑容帶過一切應該出現的解釋。
「這樣啊。」法蘭西斯也不追問,問題只是他隨口問問,知不知道對他而言都無所謂。
「噢。」只聞貞德發出意味不明的聲音後,兩人便沉默不語。
「你真的很奇怪。」
「咦?」法蘭西斯驚訝地抬起眼。
他沒想到在這樣漫長的沉默後,等到的第一句話竟然是貞德對自己的評語,恩,很怪異的評語。
法蘭西斯倒覺得新奇了,很少、可說是幾乎是沒有,沒有女性會這樣評論他,以「奇怪」這個字眼。
「你相信我。」貞德的聲音悶悶的。
「嗯……」法蘭西斯瞬間心虛地垂下眼。
呃,他不是真的相信她,只是情勢所逼,不得不……
「我知道很多人都還不是很相信我。」貞德本來不安抑鬱的表情,在下一刻卻突然綻開笑容。「不過沒關係,只要你相信我能結束這場戰爭……我希望能為你──我的祖國、偉大的國家,做些什麼。所以,只要你能相信我,只要這樣就足夠了。」
法蘭西斯沉默了,他不知道該怎麼回應她。
她明明只是個女孩,小小的身軀,十七、八歲的年紀。
我卻……
「我會加油的!」貞德的臉顯得自信滿滿,雙眼散發著無比的堅定。
「妳很勇敢。」法蘭西斯看著她稚氣未脫卻胸懷大志的臉龐。這樣的純粹,或許這正是她被「神」選上的原因。
「咦?」對於法蘭西斯突然冒出的話,貞德疑惑地看著他。
他開始想相信貞德了,或許正是這個原因……「明天加油。」法蘭西斯回以一笑。
「嗯!」雖然有些不明所以,但貞德還是回以一個肯定、自信的笑容。「我會的!」她說得鏗鏘有力。

[2016/10/19 02:30] | 【APH同人】法國 ╳ 貞德
引用:(0) |
留言:
この記事への留言:
留言:を投稿
URL:

密碼:
秘密留言: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引用:
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
この記事への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