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lieve it that I'm already on my way. Don't miss this road again.
呐,貞德妳知道嗎?
其實妳根本不必扛下這個責任的,妳不過是個十六、七歲,正值花樣年華的女孩,這麼沉重的負擔妳扛不起的!而且妳還可能因此喪命喔!
呐,貞德妳真的了解嗎?
這個職務已超越神聖的境界了,這是要背負名為「國家」的重擔,妳了解嗎?
呐,為什麼妳不放棄呢?
只要妳不要說有接收過「神的啟示」就好了,沒人知道的。
吶,妳真的願意犧牲自己的享樂,來拯救這個即將淪陷的國家嗎?
……妳好偉大。
相對的顯現我的懦弱。
說真的,貞德,我沒有妳的勇氣,所以……


眾人擁護著貞德。
「英雄,請帶領我們!」男人的聲音雄壯,彷彿希望藉此掙脫過去糜爛的生活。
「英雄、英雄!」嘈雜又振奮人心的聲浪一波波襲來。
「出發!」軍隊士氣欲發高昂。


—英格蘭—
「怎麼回事?為什麼法國軍突然變神勇?」
「難道是那個自稱『神的使者』的女人?」
「喂喂!亞瑟,你知道什麼是『神的使者』嗎?」
……
蒼綠的眸子眨了眨,眼神銳利的男人緩緩的站起,「誰知道,不過是個女巫罷了。」轉身離席。

「你知道嗎?那個自稱『神的使者』的英雄呀。對,就是她!你知道她到軍隊才第一天就做了什麼嗎?」從前線被調派回來的男人,對著來換藥的醫護人員說道。
「嗯,怎麼了嗎?」醫護人員不厭其煩地對著每個傷患露出笑容,他們知道,回來的都是英雄,為了國家而戰、身受重傷的英雄。
「她呀,到了本營的第一天,看到那些嘻嘻鬧鬧的軍妓,便下令叫她們滾蛋,一個也不許留下。有沒有搞錯?這種窘迫的時代,少了她們可說是少了樂趣呀!」男人滔滔不覺地說著,彷彿要把長期憋在肚子裡的話,一口氣全都講完。
「然後呀……」男人嚥了嚥口水,他注意到四周的人,不論是傷患、還是醫護工作人員,他們眼睛的焦點全在自己身上,這使他更為興奮,唾液分泌更多。「她在隔天又頒布了一項法令,同樣令人受不了。她說:酗酒胡鬧的行為必須制止,飲酒必須有節制,且要嚴格規定適當的限度。看吧、看吧!真是沒道理。」男人望了望週遭,同樣身為傷患的同袍們有的叫囂、有的歡呼。他知道他們都贊同自己。
「我不認為如此。」另一個蒼弱的男人聲音突兀地傳出。
「你?你是誰?」原先滔滔不絕的男人,此刻語氣轉為咄咄逼人。
「有沒有搞錯啊!」抗議的聲音此起彼落。
「沒錯的。在你們離開後短短的三天……」男人突然開始嗆咳。
「先生,不要激動,你先別說話吧。」醫護人員慌亂地聚集到男人身邊,男人是今早從戰線退下的,肺部被傷,身體狀況直到剛才才穩定下來。
「不,讓我說。」男人深深地吸了一口氣。「我才剛來沒多久,我比你們了解更多。」男人的眼突然變得炯炯有神,「『紀律必須取代混亂』她說,說得振振有詞。在場的所有男人原本高漲的氣焰隊時萎靡,就像失去光彩的雄孔雀一樣,沒有人敢在她面前大放厥詞,平時驍勇善戰的氣勢全都被她押下來了。」男人深深地吸了口氣,「她真的很有領導才能,除了『神選』,誰能一進軍營就有如此氣勢?」他的眼中散發著光芒,是希望的光芒。

「……」偌大的室內靜悄悄的,沒有任何一點聲音。
「不愧是貞德。」一直靜靜待在角落的法蘭西斯發出窸窣的笑聲,聽得出來他已經盡量壓抑了,但時機就是太不合適。
「法蘭西斯!」幾個醫護人員從震撼中回神後,矛頭便指向喧嘩的男人。
「還有其他的吧?」法蘭西斯不理會醫護人員的勸導,反而問道。
「有。」男人驚愕地看著法蘭西斯,總覺得他似乎待過貞德領導的軍隊,不然怎麼會這麼了解她?連自己接下來要說的,他可能都猜到七八成了吧。「她提出了……」男人一邊回憶、一邊細數著。
但男人的聲音似乎傳不到他耳裡,法蘭西斯兀自沉吟著。
──明明和貞德相處的時間不長,單獨來算就僅止那晚的談話,其他的就只是數度的作戰會議。儘管如此,她的堅毅已經深刻的烙印在腦海裡了。彷彿是認識多年的好友,她的小習慣、她的信仰、她認真無比的個性,還有即使在戰場上,她想保護祖國、保護自己……這樣的心意還是這麼的……令人、心安。
不知道貞德是否也是這麼想……


追記を閉じる▲

「你知道嗎?那個自稱『神的使者』的英雄呀。對,就是她!你知道她到軍隊才第一天就做了什麼嗎?」從前線被調派回來的男人,對著來換藥的醫護人員說道。
「嗯,怎麼了嗎?」醫護人員不厭其煩地對著每個傷患露出笑容,他們知道,回來的都是英雄,為了國家而戰、身受重傷的英雄。
「她呀,到了本營的第一天,看到那些嘻嘻鬧鬧的軍妓,便下令叫她們滾蛋,一個也不許留下。有沒有搞錯?這種窘迫的時代,少了她們可說是少了樂趣呀!」男人滔滔不覺地說著,彷彿要把長期憋在肚子裡的話,一口氣全都講完。
「然後呀……」男人嚥了嚥口水,他注意到四周的人,不論是傷患、還是醫護工作人員,他們眼睛的焦點全在自己身上,這使他更為興奮,唾液分泌更多。「她在隔天又頒布了一項法令,同樣令人受不了。她說:酗酒胡鬧的行為必須制止,飲酒必須有節制,且要嚴格規定適當的限度。看吧、看吧!真是沒道理。」男人望了望週遭,同樣身為傷患的同袍們有的叫囂、有的歡呼。他知道他們都贊同自己。
「我不認為如此。」另一個蒼弱的男人聲音突兀地傳出。
「你?你是誰?」原先滔滔不絕的男人,此刻語氣轉為咄咄逼人。
「有沒有搞錯啊!」抗議的聲音此起彼落。
「沒錯的。在你們離開後短短的三天……」男人突然開始嗆咳。
「先生,不要激動,你先別說話吧。」醫護人員慌亂地聚集到男人身邊,男人是今早從戰線退下的,肺部被傷,身體狀況直到剛才才穩定下來。
「不,讓我說。」男人深深地吸了一口氣。「我才剛來沒多久,我比你們了解更多。」男人的眼突然變得炯炯有神,「『紀律必須取代混亂』她說,說得振振有詞。在場的所有男人原本高漲的氣焰隊時萎靡,就像失去光彩的雄孔雀一樣,沒有人敢在她面前大放厥詞,平時驍勇善戰的氣勢全都被她押下來了。」男人深深地吸了口氣,「她真的很有領導才能,除了『神選』,誰能一進軍營就有如此氣勢?」他的眼中散發著光芒,是希望的光芒。

「……」偌大的室內靜悄悄的,沒有任何一點聲音。
「不愧是貞德。」一直靜靜待在角落的法蘭西斯發出窸窣的笑聲,聽得出來他已經盡量壓抑了,但時機就是太不合適。
「法蘭西斯!」幾個醫護人員從震撼中回神後,矛頭便指向喧嘩的男人。
「還有其他的吧?」法蘭西斯不理會醫護人員的勸導,反而問道。
「有。」男人驚愕地看著法蘭西斯,總覺得他似乎待過貞德領導的軍隊,不然怎麼會這麼了解她?連自己接下來要說的,他可能都猜到七八成了吧。「她提出了……」男人一邊回憶、一邊細數著。
但男人的聲音似乎傳不到他耳裡,法蘭西斯兀自沉吟著。
──明明和貞德相處的時間不長,單獨來算就僅止那晚的談話,其他的就只是數度的作戰會議。儘管如此,她的堅毅已經深刻的烙印在腦海裡了。彷彿是認識多年的好友,她的小習慣、她的信仰、她認真無比的個性,還有即使在戰場上,她想保護祖國、保護自己……這樣的心意還是這麼的……令人、心安。
不知道貞德是否也是這麼想……

[2016/10/19 02:44] | 【APH同人】法國 ╳ 貞德
引用:(0) |
留言:
この記事への留言:
留言:を投稿
URL:

密碼:
秘密留言: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引用:
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
この記事への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