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lieve it that I'm already on my way. Don't miss this road again.
1429年5月,聖女貞德指揮法國軍擊敗了英格蘭,奧爾良解圍,法軍贏得重大勝利,扭轉了整個戰局。

—英格蘭—
「柯克蘭先生,您還好吧?」
「咳、我想應該不要緊。」粗濃的眉毛下倔強的綠眼,恨恨地盯著遠方。「我是不會這麼輕易的被打敗的!」
「法/國,我們走著瞧!靠女人生存的鱉三!」亞瑟粗魯的用袖子抹去嘴邊乾涸的血。「女巫罪或許是個不錯的法子……」眼中散發的盡是算計。


「英雄!」法國軍擁護著貞德入城。
法蘭西斯擠在人群中,看著被簇擁著的她。
她看起來有些疲憊,並不時張望著。
是在找誰嗎?
法蘭西斯疑惑的看著,然而不久,他發現貞德的視線正直直地望向自己。
這樣啊……
法蘭西斯向是突然頓悟了什麼,然後露出微笑,「歡迎回來。」當他抬起眼,視線與貞德的眼對上時,這麼說道。
「嗯!」即使只能從嘴型辨認出他說了什麼,貞德還是綻放出笑容,然後整個人頓時放鬆,更顯出疲態。

「慶祝大捷!」扭開房間門把,微醺的男子們大喊著並排排站開。
算是亂中有序吧?貞德爆出笑聲。這群人也真是的。
「怎麼?貞德快來啊!」
「對啊!來,坐吧。」
房間內的男人全是與貞德出身入死的戰友,不會再多了,就剩這些了……
「我們可是打敗了英格蘭耶!」
「今天要不醉不歸!」
一群男人叫囂嚷嚷,特別的興奮。
法蘭西斯在角落中靜靜地看著歡樂的氣息蔓延。
「怎麼了?不加入?」貞德悄悄出現在他身邊。
「不是,我想多看看他們快樂的樣子。」法蘭西斯的眼中閃過一絲惆悵。
「這是一個美好的日子呀!打起精神來!」貞德像是在鼓勵小孩般地說道。
「我不是沒精神。」法蘭西斯輕輕笑著。
「不然呢?」貞德好奇地追問道。
「他們的生命對我而言只是轉瞬,我想好好記住他們的笑顏。」他闔上眼緩緩地說道。
貞德靜靜地坐下,背對背地倚著法蘭西斯,身為法/國、她的祖國的男人。
過了許久,她輕輕地、語氣十分小心翼翼地問道,「那我呢?」
「嗯?」法蘭西斯有些訝異,他懷疑自己是不是聽錯了。
「沒事。」貞德將杯中的液體一飲而盡。
「……是嗎?」法蘭西斯啜著杯中的伏特加,聽說這是一名老頭之前從俄/羅/斯家中摸來的。
「其實妳也一樣啊……」他輕輕地說道。
「嗯……是啊。」貞德心情有些低落,但法蘭西斯說的是事實呀。
「不過,我會記得妳的。一百年後、兩百年後,一直記得妳。」法蘭西斯高舉著酒杯,透著光看著杯中液體,輕笑出聲。
「記得?」她將酒杯抵在唇上,靜候下文。
「嗯,妳應該會成為很有名的歷史人物喔。」他伸出食指,煞有介事地說著。
「我比較想珍惜現在。」貞德低下頭,凝視著空杯。
「嗯,珍惜現在。」法蘭西斯一口氣將酒飲盡。
不久後,自己就會像那些存在於人們心中、深深地被感激的無名英雄一樣,被人淡忘吧。
「戰爭,只是告一段落而已呀。」貞德輕輕地對著背後的法蘭西斯說,不過她知道他已睡去,果然是酒太烈了吧。真像個孩子啊,法/國……


—英格蘭—
「亞瑟,這樣……真的行得通?」
「這是唯一的辦法了。」唯有殺死貞德,才能打擊法/國的士氣。
「所以要我們去煽動法/國人民……」
「因為貞德是女巫。」語氣帶著肯定,翠綠色的眸子微微瞇起。


嘶吼、殺戮、喘氣聲。
雙足、戰場、驚恐憤恨的臉顏。
微風吹起的葉子輕揚,慘白如雪的紙像舞動的精靈。
這或許這是她的最後一場戰役了,貞德緩緩的閉起眼睛,然後睜開。
眼前,不是被重重英軍所包圍,充斥的,只有被背叛的濃稠鮮血,滴落。
「『英雄』貞德、不,『女巫』貞德,妳好。我們必須逮捕妳,接受審判吧!」
貞德丟棄鎧甲, 法國人民在一夕間倒戈。
世界就像向她宣戰的惡魔一樣,國人發狂似的找尋著她。

【女巫!女巫!女巫!】

說真的,這可能是連放出消息的英/國都無法控制的瘋狂迷信吧。
亞瑟瞇起艷麗的綠眸,他真的沒想到竟會如此順利,他僅是叫人栽贓了一些莫名的罪行……「看來妳在人民的心目中不過爾爾。」他露出勝券在握的笑容。


追記を閉じる▲

「慶祝大捷!」扭開房間門把,微醺的男子們大喊著並排排站開。
算是亂中有序吧?貞德爆出笑聲。這群人也真是的。
「怎麼?貞德快來啊!」
「對啊!來,坐吧。」
房間內的男人全是與貞德出身入死的戰友,不會再多了,就剩這些了……
「我們可是打敗了英格蘭耶!」
「今天要不醉不歸!」
一群男人叫囂嚷嚷,特別的興奮。
法蘭西斯在角落中靜靜地看著歡樂的氣息蔓延。
「怎麼了?不加入?」貞德悄悄出現在他身邊。
「不是,我想多看看他們快樂的樣子。」法蘭西斯的眼中閃過一絲惆悵。
「這是一個美好的日子呀!打起精神來!」貞德像是在鼓勵小孩般地說道。
「我不是沒精神。」法蘭西斯輕輕笑著。
「不然呢?」貞德好奇地追問道。
「他們的生命對我而言只是轉瞬,我想好好記住他們的笑顏。」他闔上眼緩緩地說道。
貞德靜靜地坐下,背對背地倚著法蘭西斯,身為法/國、她的祖國的男人。
過了許久,她輕輕地、語氣十分小心翼翼地問道,「那我呢?」
「嗯?」法蘭西斯有些訝異,他懷疑自己是不是聽錯了。
「沒事。」貞德將杯中的液體一飲而盡。
「……是嗎?」法蘭西斯啜著杯中的伏特加,聽說這是一名老頭之前從俄/羅/斯家中摸來的。
「其實妳也一樣啊……」他輕輕地說道。
「嗯……是啊。」貞德心情有些低落,但法蘭西斯說的是事實呀。
「不過,我會記得妳的。一百年後、兩百年後,一直記得妳。」法蘭西斯高舉著酒杯,透著光看著杯中液體,輕笑出聲。
「記得?」她將酒杯抵在唇上,靜候下文。
「嗯,妳應該會成為很有名的歷史人物喔。」他伸出食指,煞有介事地說著。
「我比較想珍惜現在。」貞德低下頭,凝視著空杯。
「嗯,珍惜現在。」法蘭西斯一口氣將酒飲盡。
不久後,自己就會像那些存在於人們心中、深深地被感激的無名英雄一樣,被人淡忘吧。
「戰爭,只是告一段落而已呀。」貞德輕輕地對著背後的法蘭西斯說,不過她知道他已睡去,果然是酒太烈了吧。真像個孩子啊,法/國……


—英格蘭—
「亞瑟,這樣……真的行得通?」
「這是唯一的辦法了。」唯有殺死貞德,才能打擊法/國的士氣。
「所以要我們去煽動法/國人民……」
「因為貞德是女巫。」語氣帶著肯定,翠綠色的眸子微微瞇起。


嘶吼、殺戮、喘氣聲。
雙足、戰場、驚恐憤恨的臉顏。
微風吹起的葉子輕揚,慘白如雪的紙像舞動的精靈。
這或許這是她的最後一場戰役了,貞德緩緩的閉起眼睛,然後睜開。
眼前,不是被重重英軍所包圍,充斥的,只有被背叛的濃稠鮮血,滴落。
「『英雄』貞德、不,『女巫』貞德,妳好。我們必須逮捕妳,接受審判吧!」
貞德丟棄鎧甲, 法國人民在一夕間倒戈。
世界就像向她宣戰的惡魔一樣,國人發狂似的找尋著她。

【女巫!女巫!女巫!】

說真的,這可能是連放出消息的英/國都無法控制的瘋狂迷信吧。
亞瑟瞇起艷麗的綠眸,他真的沒想到竟會如此順利,他僅是叫人栽贓了一些莫名的罪行……「看來妳在人民的心目中不過爾爾。」他露出勝券在握的笑容。

[2016/10/19 02:45] | 【APH同人】法國 ╳ 貞德
引用:(0) |
留言:
この記事への留言:
留言:を投稿
URL:

密碼:
秘密留言: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引用:
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
この記事への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