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lieve it that I'm already on my way. Don't miss this road again.
「這次的社團活動是什麼呢?」
清脆高亢的聲音迴盪在廣大的空間內,綁著兩邊低馬尾的羽箏朝氣十足地說道。她一手插著腰,一手畫弧,將分散在空教室中的我們連成一線。
「上次好像有提議是『尋寶』吧?」棕色頭髮的詠謙迫不及待地開口。他的表情閃亮亮,十分興奮,一邊還有意無意地向我挑眉。
我會意到他的眼神而誇張的點頭,以贊同幫助詠謙。
這裡是社團的秘密基地──校園中荒廢大樓內的廢棄教室。
教室內累積了一層薄灰塵,還有一些不知道怎麼飄進來的落葉與垃圾。最初發現基地時可是比現在還糟糕好幾倍,是經過我們合力打掃,才變成現在舒適的模樣。

說起我們為什麼會齊聚在這裡,要從去年校慶回顧。
大家是在去年校慶一起擔任執行委員而認識。
我陳宇軒、和我同班的孫明寬、隔壁班的林詠謙、在遙遠一班平時絕對不會打到照面的石芙美和黃羽箏。因為聊得很投機,我們半是玩笑的組織了一個小型秘密社團,在放學後大家都有空的時段聚集。
我們一起寫功課、一起開心聊天、彼此分享遊戲攻略、玩桌遊、耐力比賽、大胃王比賽、停止呼吸比賽,社團活動從本來大家只是見面的模式,逐漸轉變成每一次聚會都會討論出一個目標來達成。

這次就是「尋寶遊戲」。
「有什麼規則嗎?」女生中比較文靜的芙美微笑問道。
芙美擁有一頭烏黑亮麗的長直髮,齊眉瀏海與大眼睛,身上總是散發香甜的氣息,十分惹人憐愛。
只是嬌小的她雖然看起來很柔弱,但其實力氣很大。我就曾經看過芙美單手搬起所有同學的作業簿,卻一點也不感吃力。
「嗯……大家各自拿出一樣東西,明天利用下課空檔找地方藏起來,放學後大家再一起找出來,如何?」我豎起食指,提出建議。
「好難喔~範圍那麼大,怎麼找得到!」詠謙第一個提出抗議,但最先提到「尋寶」的不就是你嗎?
我責怪似地對著詠謙齜牙裂嘴。

「限縮範圍吧。」一個有著磁性的渾厚嗓音插入話題,是孫明寬。
聲音很好聽卻不常主動講話的明寬,精通許多武術,像是跆拳道、擒拿術、太極拳、西洋劍。
然而這樣陽剛的人,其實有著大家都不知道的柔情一面。
他的家中養了五隻貓,如果看過他叫貓咪名字的溫柔神情,肯定會顛覆一票人對他冷酷剛硬的刻板印象!
「那規定藏在綜合大樓二樓,也就是平時我們最敵視的社團區域,如何?」我抿著唇,不大的眼睛微微瞇起,彎成縫線,某個角度像是狐狸一樣。
我討厭自己這樣的眼睛,所以特別上網買了獵鹿帽,想以帽子遮掩。所幸帽子與校服頗搭,在一群學生中,我的打扮不會太奇怪。
還有我要澄清,這個和福爾摩斯相同款式的帽子,絕對不是因為我喜歡福爾摩斯而刻意買的!絕對不是!
「我覺得只有宇軒你敵視社團區域啦!」詠謙輕快地開口。聽到他反對我的發言,我皺起了眉頭,擠出了一個不愉快的表情。
「不要因為我們社團不能登記擁有社辦就這樣嘛!那邊女孩子很多耶,我很喜歡那裡喔,可以盡情發掘美感!」然而不愧是詠謙,接續的話還是一如既往變態。
他沒想過自己平時這樣,告白的時候可能一秒被拒絕嗎?
「我覺得可以,好像很有趣!」果然還是羽箏好,豪氣地支持我的方案,「那我們要設立獎懲嗎?」可她又笑著說出了犀利的話語。

提到獎懲就會讓人不寒而慄。
之前的懲罰有過跑操場十圈、向陌生異性扮鬼臉、自願愛校、讓大家用橡皮筋打手臂、去挑釁教官等等,盡是些出賣勞力、毀滅形象及後果可怕的事情。
「贏的人聽我講笑話。」在短暫的靜默中,明寬舉手,一臉嚴肅。
「你的笑話才不是獎勵!」但很快就被詠謙吐槽。
「那問你,除了吳剛還有誰會伐樹?」覺得自己被看扁的明寬開啟了冷笑話模式。
「誰?」
雖然有預期聽到答案會很冷,但還不知道解答的大家仍舊滿是困惑與期待,看著明寬。
「分身,因為分身乏術。呵呵呵……」
明寬說完笑話,自己就笑了起來。雖然笑聲內斂,但可以感受到那是他發自內心的笑意。
但大家只覺得一陣冷風吹過、一臉淡然。

「其實……蠻好笑的啊?」
唯一不太一樣反應的是芙美。在短暫時差後,她掩著嘴噗哧笑了出來,「明明很冷,可是意外好笑呢!」她克制地憋著笑意。
笑容彷彿會傳染,即使最初並不覺得好笑,但看到其他人笑出來,自己也會忍不住勾起唇角。
「真是!千萬不要笑話當獎懲,獎勵和懲罰都不要。」看著不能控制的社團成員,我笑著,但些微無奈。


一陣討論,最後決定讓沒找到任何東西的人、請找到的人喝飲料,這算是很輕微的懲罰。
「會不會到時候都沒有人找到啊?」詠謙嘻嘻笑著。
「那到時候再說囉!反正也決定時限就是明天放學後六點半以前嘛!」羽箏拍拍手,姿態突然正襟危坐,「最晚一定要在七點以前結束!雖然最近天色暗得比較晚,但七點後學校就會變得很黑,我絕~對不要留到那個時候!」她再三地強調,整張臉皺在一起。
別看羽箏活潑開朗、喜歡挑戰新鮮事物的好奇寶寶模樣,其實她有一個極為致命的弱點──怕鬼。
「尤其是天色變暗的時候,嗚~~嗚~~有東西飄過妳後面!」
「啊!!」
明明現在天色明亮,但輕輕嚇唬她還是有非凡的效果。
「死詠謙,該死的林詠謙!」知道自己被捉弄的羽箏暴怒,追打起詠謙,只是詠謙腳程快又機靈,他倆繞著芙美上演著鬼捉人的戲碼。
「羽箏別生氣,我今天有帶泡芙喔,來吃點心吧!」芙美溫和的勸說,一邊拿出食物。
一聽到甜點,羽箏就急速停下腳步,繞圈的詠謙還差點撞上她。
真像小動物。

看著羽箏如此簡單就被收服,不管這樣的事發生幾次都讓我覺得有趣。而也因為芙美的關係,羽箏雙眼的怒火已經消失,轉而換上發亮的眼神。
「好,我們一起吃,不理那個變態!」她牽起芙美的手,大步遠離詠謙。芙美也順著羽箏離開,腳步沒有停駐。
我為好友默哀,看來他的戀情成功機率不是很大呢……
「我決定藏這個木刀吊飾。」好不容易停止發笑的明寬,從書包上取下吊飾,「這是目前學習的新武術,劍道護身符。」除了木刀,他也展示掛在書包上各式各樣的武術象徵性物件。
有時候覺得明寬就像是將社團連結起來的繩索。
雖然我們相同年紀,但他比起我們穩重許多(當然是撇除冷笑話模式)。像是現在這樣,大家要各自去做自己事情的時候,他總會適時發言,將場面串聯起來。
「對齁!先拿出要藏的東西才知道找什麼。」詠謙握拳擊掌,一直掛念尋寶的他,竟然忘了自己的目的。
詠謙從口袋掏出了一張被仔細裝在塑膠保護殼的記憶卡。我記得他和我說過,那張要告白的相片會存在裡面。
「裡面有什麼照片?」好奇寶寶羽箏經過甜點撫慰,很快就忘記前嫌,拉著芙美向大家靠近。
「秘密,等明天再公布~」見到她們靠近的詠謙故意表現得神神秘秘,但想必他心裡很忐忑。明天就要告白,到時候可不要臨時怯場喔?
我對著詠謙綻放揶揄的笑容。而他似乎真的很緊張,勉強地僵笑著。

「我先去一下廁所,你們繼續,等一下回來看大家的物品。」詠謙突然站起來。看著額際冒汗的他,八成是藉口上廁所,出去外面透透氣、緩和慌張的情緒吧。
看來詠謙很認真呢!
「嘿,大家!趁詠謙不在,我們偷偷看看記憶卡的內容如何?剛好今天上課要用到,所以身上有相機!」
詠謙離去一陣子,羽箏拿出一台數位相機,露出壞笑。
「誰叫他剛剛嚇我!自然課剛好帶了相機,沒想到現在能派上用場!」
「詠謙是真的神神秘秘的。」芙美似乎也很在意詠謙的態度,難得沒有反對羽箏的壞主意。
「我中立,你們看情況吧。」明寬發出沉沉的呼吸聲。
「宇軒你呢?」羽箏目光灼灼地看著我。
「這……」我是蠻想知道除了那張圍巾的照片,詠謙的記憶卡還放了什麼,不會滿滿都是告白對象吧?那可就不好了!
「太慢了,思考這麼久!」正當我要提出異議,羽箏怕詠謙快要回來,迅速就將記憶卡塞進相機,打開電源。
「不好吧?」我想阻止,但又覺得突兀,騎虎難下。該不會就要在這裡破梗了?我緊張地湊過去。
「看來你也很好奇呀!」羽箏誤解了我的舉動,但我卻難以解釋。
「裡面只有十張照片耶。」在羽箏旁邊探頭看的芙美指著瀏覽張數。
羽箏快速地跳過一張又一張的相片。

記憶卡裡的數位影像沒有我所擔心的、放滿了心儀對象的照片,看來詠謙還是知道節制,不是一逕熱昏頭。
我仔細看著影像。有四張是詠謙過去攝影比賽得獎的作品,兩張社團活動進行中的偷拍,其中一張我還笑得很醜,真過分!然後是他的家庭照、那張圍巾飄揚的照片,和兩張他的班級的活動照片。
看過這十張相片,很像簡短地瀏覽詠謙的人生。
「咦?這樣有什麼好神祕的?」看完照片,羽箏噘起嘴,似乎覺得無趣。
「很珍貴的影像。」看來明寬了解照片的價值。
「是呢。」芙美看完之後顯得沉默,「有一張宇軒笑得很醜。」她幽幽的語氣點破了我最在意的事情!
「什麼?什麼?我沒看到!」羽箏快速回翻。
「喂!不要看!芙美妳為什麼那麼眼尖?就算看到也拜託不要說出來啦!」我急忙想搶過相機。
「有腳步聲。」明寬似乎一直注意著外面,他聽到由遠而近的聲響。
我停下動作,羽箏很快退出記憶卡放回塑膠殼,並收起相機。我急忙將自己的物品放在桌上,假裝討論熱烈。

「你們討論得如何了?」進門的詠謙大聲說道,「怎麼只多一樣東西,這樣進度不行喔!」他開玩笑地指著大家,殊不知自己記憶卡的內容就在剛才被我們瀏覽完畢。
「這個東西是宇軒的,宇軒你再介紹一次吧!」作賊心虛的羽箏對我眨眨眼,指著我情急下放上的東西。
「喔,好啊。」其實我也不確定自己放了什麼上去,仔細一看發現是自己平時拿來記東西的記事本。
「呃……」雖然裡面應該沒記什麼不可以讓別人知道的事情,但畢竟還是屬於私人物品,我感到有些懊惱。
「我的是這個!」羽箏在我還陷在掙扎情緒時,突然開口。其實並沒有要給我時間說明物品吧?
我無言地看著她,只見她從腕上摘下手環。
「很可愛吧!這是之前在某家商店看到的喔,後來就找不到那家店了,這可是很重要的!」她很認真地強調著。
「那別拿出來比較好吧?」明寬說出了我的心聲。
「不會啦,詠謙拿出的記憶卡肯定比我的手環貴上許多,不用擔心,如果不見了頂多心疼個三天而已。倒是你們也要思考東西會不見的可能性喔!」她倒是反過來叮囑我們。
那本記事本,應該是沒什麼關係啦……我回想上面好像也只是寫了一些回家的功課和小考的科目這樣。
剩下芙美了。
「我是這個……」芙美拿出一個方柱狀扁平的瓶子,上面點綴著可愛的淺粉色裝飾。
從剛剛開始她就怪怪的,比平常還要沉默,我有點擔心地看著她。
「這是香水喔,不是什麼貴重的東西,剛好放在口袋就決定是它了!」芙美可能有發覺自己情緒低迷,她深吸一口氣、提高聲調,恢復平常有活力的樣子。
是太累了嗎?真是,前面和大家起鬨得太激動所以感到疲憊吧。
這麼一想,也覺得剛剛太鬧騰了。我深深地吸了一口氣。
不過原來芙美平常有擦香水的習慣嗎?難怪她身上總是有股淡淡香味。
「那都知道大家的東西了!明天下課藏東西時,希望不要剛好在社團區遇到。」我打趣地說道。
「才不會,我一定會避開你!」詠謙和我像在說相聲似的笑鬧著。
雖然照片提早曝光,但我想似乎並不妨礙詠謙的告白,重頭戲是他送出禮物和親口表白的時候嘛!

我們都期待明天的「尋寶遊戲」。



追記を閉じる▲
「有什麼規則嗎?」女生中比較文靜的芙美微笑問道。
芙美擁有一頭烏黑亮麗的長直髮,齊眉瀏海與大眼睛,身上總是散發香甜的氣息,十分惹人憐愛。
只是嬌小的她雖然看起來很柔弱,但其實力氣很大。我就曾經看過芙美單手搬起所有同學的作業簿,卻一點也不感吃力。
「嗯……大家各自拿出一樣東西,明天利用下課空檔找地方藏起來,放學後大家再一起找出來,如何?」我豎起食指,提出建議。
「好難喔~範圍那麼大,怎麼找得到!」詠謙第一個提出抗議,但最先提到「尋寶」的不就是你嗎?
我責怪似地對著詠謙齜牙裂嘴。

「限縮範圍吧。」一個有著磁性的渾厚嗓音插入話題,是孫明寬。
聲音很好聽卻不常主動講話的明寬,精通許多武術,像是跆拳道、擒拿術、太極拳、西洋劍。
然而這樣陽剛的人,其實有著大家都不知道的柔情一面。
他的家中養了五隻貓,如果看過他叫貓咪名字的溫柔神情,肯定會顛覆一票人對他冷酷剛硬的刻板印象!
「那規定藏在綜合大樓二樓,也就是平時我們最敵視的社團區域,如何?」我抿著唇,不大的眼睛微微瞇起,彎成縫線,某個角度像是狐狸一樣。
我討厭自己這樣的眼睛,所以特別上網買了獵鹿帽,想以帽子遮掩。所幸帽子與校服頗搭,在一群學生中,我的打扮不會太奇怪。
還有我要澄清,這個和福爾摩斯相同款式的帽子,絕對不是因為我喜歡福爾摩斯而刻意買的!絕對不是!
「我覺得只有宇軒你敵視社團區域啦!」詠謙輕快地開口。聽到他反對我的發言,我皺起了眉頭,擠出了一個不愉快的表情。
「不要因為我們社團不能登記擁有社辦就這樣嘛!那邊女孩子很多耶,我很喜歡那裡喔,可以盡情發掘美感!」然而不愧是詠謙,接續的話還是一如既往變態。
他沒想過自己平時這樣,告白的時候可能一秒被拒絕嗎?
「我覺得可以,好像很有趣!」果然還是羽箏好,豪氣地支持我的方案,「那我們要設立獎懲嗎?」可她又笑著說出了犀利的話語。

提到獎懲就會讓人不寒而慄。
之前的懲罰有過跑操場十圈、向陌生異性扮鬼臉、自願愛校、讓大家用橡皮筋打手臂、去挑釁教官等等,盡是些出賣勞力、毀滅形象及後果可怕的事情。
「贏的人聽我講笑話。」在短暫的靜默中,明寬舉手,一臉嚴肅。
「你的笑話才不是獎勵!」但很快就被詠謙吐槽。
「那問你,除了吳剛還有誰會伐樹?」覺得自己被看扁的明寬開啟了冷笑話模式。
「誰?」
雖然有預期聽到答案會很冷,但還不知道解答的大家仍舊滿是困惑與期待,看著明寬。
「分身,因為分身乏術。呵呵呵……」
明寬說完笑話,自己就笑了起來。雖然笑聲內斂,但可以感受到那是他發自內心的笑意。
但大家只覺得一陣冷風吹過、一臉淡然。

「其實……蠻好笑的啊?」
唯一不太一樣反應的是芙美。在短暫時差後,她掩著嘴噗哧笑了出來,「明明很冷,可是意外好笑呢!」她克制地憋著笑意。
笑容彷彿會傳染,即使最初並不覺得好笑,但看到其他人笑出來,自己也會忍不住勾起唇角。
「真是!千萬不要笑話當獎懲,獎勵和懲罰都不要。」看著不能控制的社團成員,我笑著,但些微無奈。


一陣討論,最後決定讓沒找到任何東西的人、請找到的人喝飲料,這算是很輕微的懲罰。
「會不會到時候都沒有人找到啊?」詠謙嘻嘻笑著。
「那到時候再說囉!反正也決定時限就是明天放學後六點半以前嘛!」羽箏拍拍手,姿態突然正襟危坐,「最晚一定要在七點以前結束!雖然最近天色暗得比較晚,但七點後學校就會變得很黑,我絕~對不要留到那個時候!」她再三地強調,整張臉皺在一起。
別看羽箏活潑開朗、喜歡挑戰新鮮事物的好奇寶寶模樣,其實她有一個極為致命的弱點──怕鬼。
「尤其是天色變暗的時候,嗚~~嗚~~有東西飄過妳後面!」
「啊!!」
明明現在天色明亮,但輕輕嚇唬她還是有非凡的效果。
「死詠謙,該死的林詠謙!」知道自己被捉弄的羽箏暴怒,追打起詠謙,只是詠謙腳程快又機靈,他倆繞著芙美上演著鬼捉人的戲碼。
「羽箏別生氣,我今天有帶泡芙喔,來吃點心吧!」芙美溫和的勸說,一邊拿出食物。
一聽到甜點,羽箏就急速停下腳步,繞圈的詠謙還差點撞上她。
真像小動物。

看著羽箏如此簡單就被收服,不管這樣的事發生幾次都讓我覺得有趣。而也因為芙美的關係,羽箏雙眼的怒火已經消失,轉而換上發亮的眼神。
「好,我們一起吃,不理那個變態!」她牽起芙美的手,大步遠離詠謙。芙美也順著羽箏離開,腳步沒有停駐。
我為好友默哀,看來他的戀情成功機率不是很大呢……
「我決定藏這個木刀吊飾。」好不容易停止發笑的明寬,從書包上取下吊飾,「這是目前學習的新武術,劍道護身符。」除了木刀,他也展示掛在書包上各式各樣的武術象徵性物件。
有時候覺得明寬就像是將社團連結起來的繩索。
雖然我們相同年紀,但他比起我們穩重許多(當然是撇除冷笑話模式)。像是現在這樣,大家要各自去做自己事情的時候,他總會適時發言,將場面串聯起來。
「對齁!先拿出要藏的東西才知道找什麼。」詠謙握拳擊掌,一直掛念尋寶的他,竟然忘了自己的目的。
詠謙從口袋掏出了一張被仔細裝在塑膠保護殼的記憶卡。我記得他和我說過,那張要告白的相片會存在裡面。
「裡面有什麼照片?」好奇寶寶羽箏經過甜點撫慰,很快就忘記前嫌,拉著芙美向大家靠近。
「秘密,等明天再公布~」見到她們靠近的詠謙故意表現得神神秘秘,但想必他心裡很忐忑。明天就要告白,到時候可不要臨時怯場喔?
我對著詠謙綻放揶揄的笑容。而他似乎真的很緊張,勉強地僵笑著。

「我先去一下廁所,你們繼續,等一下回來看大家的物品。」詠謙突然站起來。看著額際冒汗的他,八成是藉口上廁所,出去外面透透氣、緩和慌張的情緒吧。
看來詠謙很認真呢!
「嘿,大家!趁詠謙不在,我們偷偷看看記憶卡的內容如何?剛好今天上課要用到,所以身上有相機!」
詠謙離去一陣子,羽箏拿出一台數位相機,露出壞笑。
「誰叫他剛剛嚇我!自然課剛好帶了相機,沒想到現在能派上用場!」
「詠謙是真的神神秘秘的。」芙美似乎也很在意詠謙的態度,難得沒有反對羽箏的壞主意。
「我中立,你們看情況吧。」明寬發出沉沉的呼吸聲。
「宇軒你呢?」羽箏目光灼灼地看著我。
「這……」我是蠻想知道除了那張圍巾的照片,詠謙的記憶卡還放了什麼,不會滿滿都是告白對象吧?那可就不好了!
「太慢了,思考這麼久!」正當我要提出異議,羽箏怕詠謙快要回來,迅速就將記憶卡塞進相機,打開電源。
「不好吧?」我想阻止,但又覺得突兀,騎虎難下。該不會就要在這裡破梗了?我緊張地湊過去。
「看來你也很好奇呀!」羽箏誤解了我的舉動,但我卻難以解釋。
「裡面只有十張照片耶。」在羽箏旁邊探頭看的芙美指著瀏覽張數。
羽箏快速地跳過一張又一張的相片。

記憶卡裡的數位影像沒有我所擔心的、放滿了心儀對象的照片,看來詠謙還是知道節制,不是一逕熱昏頭。
我仔細看著影像。有四張是詠謙過去攝影比賽得獎的作品,兩張社團活動進行中的偷拍,其中一張我還笑得很醜,真過分!然後是他的家庭照、那張圍巾飄揚的照片,和兩張他的班級的活動照片。
看過這十張相片,很像簡短地瀏覽詠謙的人生。
「咦?這樣有什麼好神祕的?」看完照片,羽箏噘起嘴,似乎覺得無趣。
「很珍貴的影像。」看來明寬了解照片的價值。
「是呢。」芙美看完之後顯得沉默,「有一張宇軒笑得很醜。」她幽幽的語氣點破了我最在意的事情!
「什麼?什麼?我沒看到!」羽箏快速回翻。
「喂!不要看!芙美妳為什麼那麼眼尖?就算看到也拜託不要說出來啦!」我急忙想搶過相機。
「有腳步聲。」明寬似乎一直注意著外面,他聽到由遠而近的聲響。
我停下動作,羽箏很快退出記憶卡放回塑膠殼,並收起相機。我急忙將自己的物品放在桌上,假裝討論熱烈。

「你們討論得如何了?」進門的詠謙大聲說道,「怎麼只多一樣東西,這樣進度不行喔!」他開玩笑地指著大家,殊不知自己記憶卡的內容就在剛才被我們瀏覽完畢。
「這個東西是宇軒的,宇軒你再介紹一次吧!」作賊心虛的羽箏對我眨眨眼,指著我情急下放上的東西。
「喔,好啊。」其實我也不確定自己放了什麼上去,仔細一看發現是自己平時拿來記東西的記事本。
「呃……」雖然裡面應該沒記什麼不可以讓別人知道的事情,但畢竟還是屬於私人物品,我感到有些懊惱。
「我的是這個!」羽箏在我還陷在掙扎情緒時,突然開口。其實並沒有要給我時間說明物品吧?
我無言地看著她,只見她從腕上摘下手環。
「很可愛吧!這是之前在某家商店看到的喔,後來就找不到那家店了,這可是很重要的!」她很認真地強調著。
「那別拿出來比較好吧?」明寬說出了我的心聲。
「不會啦,詠謙拿出的記憶卡肯定比我的手環貴上許多,不用擔心,如果不見了頂多心疼個三天而已。倒是你們也要思考東西會不見的可能性喔!」她倒是反過來叮囑我們。
那本記事本,應該是沒什麼關係啦……我回想上面好像也只是寫了一些回家的功課和小考的科目這樣。
剩下芙美了。
「我是這個……」芙美拿出一個方柱狀扁平的瓶子,上面點綴著可愛的淺粉色裝飾。
從剛剛開始她就怪怪的,比平常還要沉默,我有點擔心地看著她。
「這是香水喔,不是什麼貴重的東西,剛好放在口袋就決定是它了!」芙美可能有發覺自己情緒低迷,她深吸一口氣、提高聲調,恢復平常有活力的樣子。
是太累了嗎?真是,前面和大家起鬨得太激動所以感到疲憊吧。
這麼一想,也覺得剛剛太鬧騰了。我深深地吸了一口氣。
不過原來芙美平常有擦香水的習慣嗎?難怪她身上總是有股淡淡香味。
「那都知道大家的東西了!明天下課藏東西時,希望不要剛好在社團區遇到。」我打趣地說道。
「才不會,我一定會避開你!」詠謙和我像在說相聲似的笑鬧著。
雖然照片提早曝光,但我想似乎並不妨礙詠謙的告白,重頭戲是他送出禮物和親口表白的時候嘛!

我們都期待明天的「尋寶遊戲」。


[2017/05/12 10:25] | 【推理】穿透終局
引用:(0) |
留言:
この記事への留言:
留言:を投稿
URL:

密碼:
秘密留言: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引用:
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
この記事への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