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lieve it that I'm already on my way. Don't miss this road again.
「讓開讓開!」
校園喧囂著。
「請同學不要靠近!快回教室!」
噹噹噹──
鐘聲與男老師雄厚的聲音交雜,圍觀的學生卻沒有馬上回去的意思,三三兩兩還在好奇探頭。
在吵嚷中,保健室的老師疾步跑來,氣喘吁吁卻沒有停下來休息,他急急忙忙查看倒在地上的男同學狀況。
救護車急躁的響聲進入校園,醫護人員急奔而來分散了群眾,他們熟練而輕柔地將男學生放上擔架抬走。


「詠謙在下課的時候摔下樓梯撞到頭?」我瞪大平時細長而狹小的眼睛。
是有聽說一位同年級男同學摔下樓梯送醫的事件,但我當時並不以為意,心想那應該是某個生活圈外的人發生的事,與自己不會有什麼關聯。
可沒想到那會是詠謙!
我緊緊咬著下唇,感到一陣暈眩。
「詠謙被送到醫院,不知道情況怎麼樣……」一陣沉默,羽箏沙啞地開口,臉色慘白,一點也不像平時活潑的她。
一旁的芙美也顯得很擔心,沉沉低著頭,不發一語。
此時此刻我痛惡起自己不在意周遭之事的個性!從來沒想過校園沸沸揚揚的事件竟然會和自己有所關聯……如果可以多分一點心去關心,至少不會是最後一個知道……
我的心緒十分混亂。
「早上的時候還有看到詠謙在社團區走動……芙美也和我一起……」
只見羽箏不知所措的搓著手、深深呼吸又重重吐氣,十分不安。芙美抬起頭,伸出手拍拍她的背。
「大、家。」
熟悉的溫厚聲音傳入秘密基地,我猛地看向聲音處。
是和我同班的明寬!從下午就不見人影,我還很困惑他為什麼早退,不過班上沒有明寬被送醫的傳聞,所以並不擔心他是那位摔下樓梯的男學生。
「明寬,你去哪裡了?」我急急地開口。但看著看著明寬臉色籠罩一層陰影,還特地回校到秘密基地相聚,心中泛起不好的預感。
「請假,去醫院看詠謙。」他擰著眉、雙手握拳,全身微微顫抖,像是忍耐著不讓情感一股腦宣洩……
我呆愣地看著明寬,有股想拔腿逃跑的慾望,不想面對他所帶來的消息。然而雙腿就像拖著鉛塊,無法移動。
「詠謙……詠謙……」明寬吸口氣,下定決心地開口,但語氣哽咽。羽箏和芙美也預感到他將吐出的話語,兩人發出了微微抽泣聲。
「到醫院不久,因為頭部撞到要害,就這樣走了……」明寬強忍悲傷,渾厚好聽的聲音卻宣布著悲劇。
即使在看到明寬表情,心中已經大概有個底……可這樣的消息讓人無法接受!
前幾天、前幾天還開心跟我商量要告白的詠謙,如果沒有摔下樓梯、現在可能已經告白成功的詠謙,我們約好一起進行「尋寶遊戲」的呢?
我愕然而腦袋一片空白。
你不能就這樣離我們而去啊……
明寬帶來的消息太過沉重,大家一語不發。
凝結的氣氛瀰漫,直到太陽西下、天色開始變暗。害怕黑暗與鬼怪的羽箏由芙美陪同先行離開,最後我和明寬也沒說到什麼話,各自回家。


詠謙的死亡,感覺很遙遠模糊,彷彿只是一場玩笑。
今天、昨天、更久以前,每天都會見面的好友已經從自己的人生消失了,這是惡作劇嗎?
我仰躺在床上,閉起眼,緊皺眉頭,腦袋十分混亂。
無法接受這樣的情況啊!
一切只是一場騙局,詠謙只是去度假吧?在離開前他故意跟我們開玩笑,我可以這麼想嗎?詠謙他只是暫時離開我們,到遠方生活而已,是吧?
明寬宣布詠謙訊息的嗓音不斷迴盪在腦海,我想著過去與好友相處的點點滴滴,胸口被悲傷填滿幾乎要爆炸。
還記得我們興高采烈的討論「尋寶遊戲」結束後,向你喜歡的人告白,詠謙你怎麼就臨陣脫逃了呢?這樣你的心意就無法傳達了……
有很多很多話還來不及跟你說,有很多事情也都規劃好要一起實行,而你就這麼離開……
我將臉埋在枕頭裡,悶悶的流淚。
即使知道哭泣不能改變什麼,但卻忍不住悲傷。心中湧起無力感,自己什麼也做不到,只是被動地得知消息,真的好沒用啊!
流了許多淚水,身體很沉重,內心也十分疲憊。
趴在床上的身體逐漸失去力氣,眼皮很沉、就快要閉上,在意識要消失之前,我想著:如果事實已經不能改變,自己還能為詠謙做些什麼嗎?


一早來到學校,同學們熱烈地談論昨天的事件。
訊息流動十分快速,報紙地方版和新聞都有報導,不過可能是為了校譽,篇幅都不大,詠謙的死也以意外結案。
學校方面,開始積極檢討樓梯間止滑措施的建設與扶手的重要性。
不過,不管學校與學生怎麼討論,他們一定很快就會忘了詠謙。可對我而言詠謙卻是無可取代的好友。
「還好嗎?」一雙大掌拍拍我的肩膀。
我轉頭一看,明寬微腫的雙眼擔心地看著我。
「嗯。」我點點頭,深呼吸。
經過昨天的宣洩,早上起床情緒有稍微平復一點。的確,我不可能改變詠謙死去的事實,但我知道自己可以為詠謙做些什麼。
──我想要把詠謙的心意傳達給他喜歡的人。
要把這個計畫告訴明寬嗎?我看著眼前高大的男生,他低著頭,雙眼盈滿悲痛。
昨天直奔醫院的行徑,真的不像平時穩重的他會做的事,明寬也在以自己能力所及想為詠謙做些什麼吧……
我重重吐氣,多一個人幫忙或許是好事。
「這樣,對芙美會不會造成心理壓力?」

沒錯,詠謙喜歡的對象就是芙美。
可能是芙美可愛的樣子正中詠謙的好球帶吧?他說,第一次見到芙美時,自己就戀愛了。當時我對他的變態行徑,只是搖頭嘆氣。
沒想到,詠謙卻是十分認真……
我抬起眼,看著明寬。
「應該不會。」
明寬的問題我也想過,只是如果要完成詠謙的遺願這是必定的風險。
但別看芙美文靜嬌小,其實她是內心很強大,總是體貼照顧社團的大家,即使她不是男女之情的喜歡詠謙,也一定可以包容詠謙這份心意。
而且她也不像羽箏那樣怕鬼,應該不會忌諱詠謙的感情。
「嗯,知道了。」明寬凝視我的眼睛,彷彿確定了什麼,他點點頭,「中午詠謙的父母會來收拾東西,要不要去幫忙?」
「好。」我抿著唇,擠出一抹勉強的笑容。
明寬昨天在醫院遇到詠謙父母,答應他們會幫忙整理的東西。
雖然我們和詠謙不同班級,但明寬說已經詢問詠謙的班導,導師也同意。
「那我們午休的時候過去吧。」他拍拍我的肩膀。
我們因為濃厚的哀傷,再次陷入沉默。


詠謙座位的抽屜塞滿了書籍。
那些層層堆疊的書冊沒有一本是教課書,全是攝影相關的雜誌和作品集。抽屜空隙還塞著吃完的零食包裝,感覺像是忘記拿去丟。
而詠謙最寶貝的單眼相機,則掛在木製座椅的靠背上。看來,事故發生時,他並沒有攜帶它。
這些東西,都殘留著逝者的氣息,但支配它們主人卻再也不會回來了……
我百感交集地收拾著。但是一邊動作,總覺得有個怪異的疙瘩。詠謙遺留下的物品,感覺上好像少了什麼……
「沒有看到圍巾!」我猛地抬起頭看向明寬,「明寬,你有收到一個手提紙袋,裡面裝一條藍色的圍巾?」我的語氣急切。
「沒有。」明寬困惑地皺眉,「東西就這些了。」他將最後一本攝影集放入箱中。
奇怪了?沒有聽說詠謙要把圍巾一併藏起來啊?我繞著座位看了一遍,但位子就這麼點大小,實在沒有遺漏物品的跡象。難道他的告白行動,籌謀著讓我們一起找出圍巾?
「他們班導說詠謙也沒有在班級櫃寄放東西。」明寬走到教室後面的櫃子,老師也一起尋找我們形容的物品,但就是沒有圍巾的蹤跡。
我緊皺著眉頭,捧著紙箱,向老師道謝。
「那是要送芙美的東西?」離開教室,我們走向校門口,等待詠謙父母的空檔,明寬臉色凝重地看著我。
「是啊……」我帶著沮喪的情緒回道。
沒有圍巾的話,那怎麼傳達詠謙的心意呢?

「我想看看詠謙拍的照片。」將位置偏移的帽子喬正,我自顧自地取出詠謙的單眼。說不定,可以從照片推測昨天他走過的路,或是遇到的人們。
現在最重要是要將圍巾與記憶卡找出來,如果這兩個東西是被詠謙當「寶物」藏起來,那還比較簡單。就怕、就怕圍巾是另外收在其他地方,或是,很不願意這麼想,最糟的情況就是圍巾被偷走或被誰藏起來。
只是不管哪種情況,現在都還不能下判斷。
「這樣好嗎?」明寬在一旁,不安地看著我的動作。
我沒有回覆他,逕自開啟電源。
相機中儲存大量的數位檔,我從比較近期的瀏覽。
大部分是社團活動進行中的影像,比如有一群學生穿著清涼勁帥正在練舞的樣子,應該是熱舞社吧。
這也是當然,如果詠謙在社團區活動,多少就會拍攝社團的點點滴滴。只是,人像部分大多焦點在漂亮的女生,果然還是詠謙的風格……

想到詠謙,難過的感覺還是在心裡迴盪,只是理智告訴自己不能繼續沉溺,有更重要的事要完成。
比起活在過去、陷在感傷中一步也走不動,我寧願起身為逝者做些什麼。或許詠謙也不會想要我為了他的死亡而看不到明天、以及更遠的未來與美好的事情。所以至少,為了向前走,我想要代替詠謙完成遺願。
這麼一來,就能好好與詠謙道別了吧……
「明寬,今天放學我們去一趟百貨公司。」我將相機關機,照片似乎沒有拍到可能是關鍵的場景或人物,不過沒關係,還是有參考的價值,我們可以繼續走下一步,「我想確認詠謙購買的圍巾樣式。」
「好。」明寬點點頭。
記憶中圍巾的樣子已經模糊,我只記得是藍色款式,點綴著白色蕾絲花紋,但正確的樣子卻不太敢肯定。
如果可以,我希望能取得圍巾的照片,這讓之後不論是問人或是搜索,都比較有依據。


「那條藍色圍巾很熱賣呢!之前就有一位和你們差不多年紀的男生購買,難道這款是在學生之間很熱門嗎?」櫃檯的大姊姊掩著嘴笑著。
我們來到了詠謙購買圍巾的的百貨公司,招待我們的是一個漂亮的大姊姊,而她口中的男生就是詠謙吧。
「我找找,現在那條圍巾還沒有補貨,給你們看看型錄。」大姊姊舉止優雅地從收銀檯抽屜拿出一本小冊。
「是想買來送女朋友嗎?」她快速翻頁,纖細白皙的手指最後停在一個頁面,「這個款式,之前也有高中女生來看過好幾次,但畢竟有一定價位,最後就沒買下。所以那位男生說要買時,整個專櫃的人都很驚訝呢。」
我看著型錄上圍巾的標價,這個價碼虧詠謙買得下去……他對芙美真的很用心啊……
「可以拍下嗎?」我抬起頭,用細小的眼睛真誠地看著大姊姊。
「可以喔,只是真的不建議高中生購買,當然這是以大姊姊個人名義建議的!畢竟價位有點高嘛,帶女生去一趟遊樂園還比買圍巾便宜呢。」大姊姊的粉嫩的唇角微微勾起。
我和明寬有點不好意思地笑著。大姊姊一定猜不到,我們詢問這條圍巾,是揹負完成過世朋友心願的使命。

向大姊姊道別後,我和明寬並肩走著。
詠謙購買的圍巾似乎意外地受歡迎,不僅目前沒有貨源,過去也有同樣是高中年紀的女生詢問過……
我仔細端詳手機儲存的相片,想把圍巾的模樣烙印在腦海裡。
「我,其實……有看到詠謙摔下樓梯後,倒臥的樣子。」突然,明寬緩緩的開口。
「你、你說什麼?」我猛地轉向他。
「昨天沒跟大家提到,之所以會去醫院,是因為我是事件的發現者……」
明寬的話彷彿一道落雷打下,我十分震驚。
「等、等一下,你說、你看到了詠謙……」
「我沒有目擊他摔下樓梯,但人當時就在附近。聽到聲響,我夾在人群中,往事發地點走去,就看到詠謙。」明寬閉起眼,「我並不是唯一發現的人,但卻是裡面唯一認識他的。」
這多麼令人驚愕!
我可以想像明寬當時的詫異與恐懼,換作是我大概只是愣在原地,催眠自己這只是一場夢境吧。

「跑去找保健室老師的就是我。」明寬的表情糾成一團,「當下我不知道該怎麼辦,那已經超出我所能的處理範圍……等我回過神,幾位同學正嘗試叫醒詠謙,然而事情並不對勁,詠謙一動也不動。我覺得事態嚴重……」
說到這裡,明寬的語氣哽咽。
親眼看到熟人意外事故的場景,我不是明寬本人,永遠不能明白明寬內心承受的創傷與無力感多麼龐大。
「詠謙,他最後是側臥的姿勢。在醫院,大人們談論他可能是踩空,後腦勺撞到尖角,滾動後以側臥姿勢停止。」明寬深吸一口氣,「這是我知道的訊息,我認為要跟你說一聲。」
我點點頭。
學校最後判定詠謙摔下樓梯是意外事件。雖然那樓梯間沒有攝影機,但我從來沒懷疑過學校的判斷可能有所錯誤……
凝視著明寬,我看著他的雙眼閃爍,隱隱透露著對學校聲明的不認同。
「知道了。」我抿著唇,他提醒著我,有另一種我們都不敢承認的可能性。我將這個訊息收在心裡。


追記を閉じる▲
「早上的時候還有看到詠謙在社團區走動……芙美也和我一起……」
只見羽箏不知所措的搓著手、深深呼吸又重重吐氣,十分不安。芙美抬起頭,伸出手拍拍她的背。
「大、家。」
熟悉的溫厚聲音傳入秘密基地,我猛地看向聲音處。
是和我同班的明寬!從下午就不見人影,我還很困惑他為什麼早退,不過班上沒有明寬被送醫的傳聞,所以並不擔心他是那位摔下樓梯的男學生。
「明寬,你去哪裡了?」我急急地開口。但看著看著明寬臉色籠罩一層陰影,還特地回校到秘密基地相聚,心中泛起不好的預感。
「請假,去醫院看詠謙。」他擰著眉、雙手握拳,全身微微顫抖,像是忍耐著不讓情感一股腦宣洩……
我呆愣地看著明寬,有股想拔腿逃跑的慾望,不想面對他所帶來的消息。然而雙腿就像拖著鉛塊,無法移動。
「詠謙……詠謙……」明寬吸口氣,下定決心地開口,但語氣哽咽。羽箏和芙美也預感到他將吐出的話語,兩人發出了微微抽泣聲。
「到醫院不久,因為頭部撞到要害,就這樣走了……」明寬強忍悲傷,渾厚好聽的聲音卻宣布著悲劇。
即使在看到明寬表情,心中已經大概有個底……可這樣的消息讓人無法接受!
前幾天、前幾天還開心跟我商量要告白的詠謙,如果沒有摔下樓梯、現在可能已經告白成功的詠謙,我們約好一起進行「尋寶遊戲」的呢?
我愕然而腦袋一片空白。
你不能就這樣離我們而去啊……
明寬帶來的消息太過沉重,大家一語不發。
凝結的氣氛瀰漫,直到太陽西下、天色開始變暗。害怕黑暗與鬼怪的羽箏由芙美陪同先行離開,最後我和明寬也沒說到什麼話,各自回家。


詠謙的死亡,感覺很遙遠模糊,彷彿只是一場玩笑。
今天、昨天、更久以前,每天都會見面的好友已經從自己的人生消失了,這是惡作劇嗎?
我仰躺在床上,閉起眼,緊皺眉頭,腦袋十分混亂。
無法接受這樣的情況啊!
一切只是一場騙局,詠謙只是去度假吧?在離開前他故意跟我們開玩笑,我可以這麼想嗎?詠謙他只是暫時離開我們,到遠方生活而已,是吧?
明寬宣布詠謙訊息的嗓音不斷迴盪在腦海,我想著過去與好友相處的點點滴滴,胸口被悲傷填滿幾乎要爆炸。
還記得我們興高采烈的討論「尋寶遊戲」結束後,向你喜歡的人告白,詠謙你怎麼就臨陣脫逃了呢?這樣你的心意就無法傳達了……
有很多很多話還來不及跟你說,有很多事情也都規劃好要一起實行,而你就這麼離開……
我將臉埋在枕頭裡,悶悶的流淚。
即使知道哭泣不能改變什麼,但卻忍不住悲傷。心中湧起無力感,自己什麼也做不到,只是被動地得知消息,真的好沒用啊!
流了許多淚水,身體很沉重,內心也十分疲憊。
趴在床上的身體逐漸失去力氣,眼皮很沉、就快要閉上,在意識要消失之前,我想著:如果事實已經不能改變,自己還能為詠謙做些什麼嗎?


一早來到學校,同學們熱烈地談論昨天的事件。
訊息流動十分快速,報紙地方版和新聞都有報導,不過可能是為了校譽,篇幅都不大,詠謙的死也以意外結案。
學校方面,開始積極檢討樓梯間止滑措施的建設與扶手的重要性。
不過,不管學校與學生怎麼討論,他們一定很快就會忘了詠謙。可對我而言詠謙卻是無可取代的好友。
「還好嗎?」一雙大掌拍拍我的肩膀。
我轉頭一看,明寬微腫的雙眼擔心地看著我。
「嗯。」我點點頭,深呼吸。
經過昨天的宣洩,早上起床情緒有稍微平復一點。的確,我不可能改變詠謙死去的事實,但我知道自己可以為詠謙做些什麼。
──我想要把詠謙的心意傳達給他喜歡的人。
要把這個計畫告訴明寬嗎?我看著眼前高大的男生,他低著頭,雙眼盈滿悲痛。
昨天直奔醫院的行徑,真的不像平時穩重的他會做的事,明寬也在以自己能力所及想為詠謙做些什麼吧……
我重重吐氣,多一個人幫忙或許是好事。
「這樣,對芙美會不會造成心理壓力?」

沒錯,詠謙喜歡的對象就是芙美。
可能是芙美可愛的樣子正中詠謙的好球帶吧?他說,第一次見到芙美時,自己就戀愛了。當時我對他的變態行徑,只是搖頭嘆氣。
沒想到,詠謙卻是十分認真……
我抬起眼,看著明寬。
「應該不會。」
明寬的問題我也想過,只是如果要完成詠謙的遺願這是必定的風險。
但別看芙美文靜嬌小,其實她是內心很強大,總是體貼照顧社團的大家,即使她不是男女之情的喜歡詠謙,也一定可以包容詠謙這份心意。
而且她也不像羽箏那樣怕鬼,應該不會忌諱詠謙的感情。
「嗯,知道了。」明寬凝視我的眼睛,彷彿確定了什麼,他點點頭,「中午詠謙的父母會來收拾東西,要不要去幫忙?」
「好。」我抿著唇,擠出一抹勉強的笑容。
明寬昨天在醫院遇到詠謙父母,答應他們會幫忙整理的東西。
雖然我們和詠謙不同班級,但明寬說已經詢問詠謙的班導,導師也同意。
「那我們午休的時候過去吧。」他拍拍我的肩膀。
我們因為濃厚的哀傷,再次陷入沉默。


詠謙座位的抽屜塞滿了書籍。
那些層層堆疊的書冊沒有一本是教課書,全是攝影相關的雜誌和作品集。抽屜空隙還塞著吃完的零食包裝,感覺像是忘記拿去丟。
而詠謙最寶貝的單眼相機,則掛在木製座椅的靠背上。看來,事故發生時,他並沒有攜帶它。
這些東西,都殘留著逝者的氣息,但支配它們主人卻再也不會回來了……
我百感交集地收拾著。但是一邊動作,總覺得有個怪異的疙瘩。詠謙遺留下的物品,感覺上好像少了什麼……
「沒有看到圍巾!」我猛地抬起頭看向明寬,「明寬,你有收到一個手提紙袋,裡面裝一條藍色的圍巾?」我的語氣急切。
「沒有。」明寬困惑地皺眉,「東西就這些了。」他將最後一本攝影集放入箱中。
奇怪了?沒有聽說詠謙要把圍巾一併藏起來啊?我繞著座位看了一遍,但位子就這麼點大小,實在沒有遺漏物品的跡象。難道他的告白行動,籌謀著讓我們一起找出圍巾?
「他們班導說詠謙也沒有在班級櫃寄放東西。」明寬走到教室後面的櫃子,老師也一起尋找我們形容的物品,但就是沒有圍巾的蹤跡。
我緊皺著眉頭,捧著紙箱,向老師道謝。
「那是要送芙美的東西?」離開教室,我們走向校門口,等待詠謙父母的空檔,明寬臉色凝重地看著我。
「是啊……」我帶著沮喪的情緒回道。
沒有圍巾的話,那怎麼傳達詠謙的心意呢?

「我想看看詠謙拍的照片。」將位置偏移的帽子喬正,我自顧自地取出詠謙的單眼。說不定,可以從照片推測昨天他走過的路,或是遇到的人們。
現在最重要是要將圍巾與記憶卡找出來,如果這兩個東西是被詠謙當「寶物」藏起來,那還比較簡單。就怕、就怕圍巾是另外收在其他地方,或是,很不願意這麼想,最糟的情況就是圍巾被偷走或被誰藏起來。
只是不管哪種情況,現在都還不能下判斷。
「這樣好嗎?」明寬在一旁,不安地看著我的動作。
我沒有回覆他,逕自開啟電源。
相機中儲存大量的數位檔,我從比較近期的瀏覽。
大部分是社團活動進行中的影像,比如有一群學生穿著清涼勁帥正在練舞的樣子,應該是熱舞社吧。
這也是當然,如果詠謙在社團區活動,多少就會拍攝社團的點點滴滴。只是,人像部分大多焦點在漂亮的女生,果然還是詠謙的風格……

想到詠謙,難過的感覺還是在心裡迴盪,只是理智告訴自己不能繼續沉溺,有更重要的事要完成。
比起活在過去、陷在感傷中一步也走不動,我寧願起身為逝者做些什麼。或許詠謙也不會想要我為了他的死亡而看不到明天、以及更遠的未來與美好的事情。所以至少,為了向前走,我想要代替詠謙完成遺願。
這麼一來,就能好好與詠謙道別了吧……
「明寬,今天放學我們去一趟百貨公司。」我將相機關機,照片似乎沒有拍到可能是關鍵的場景或人物,不過沒關係,還是有參考的價值,我們可以繼續走下一步,「我想確認詠謙購買的圍巾樣式。」
「好。」明寬點點頭。
記憶中圍巾的樣子已經模糊,我只記得是藍色款式,點綴著白色蕾絲花紋,但正確的樣子卻不太敢肯定。
如果可以,我希望能取得圍巾的照片,這讓之後不論是問人或是搜索,都比較有依據。


「那條藍色圍巾很熱賣呢!之前就有一位和你們差不多年紀的男生購買,難道這款是在學生之間很熱門嗎?」櫃檯的大姊姊掩著嘴笑著。
我們來到了詠謙購買圍巾的的百貨公司,招待我們的是一個漂亮的大姊姊,而她口中的男生就是詠謙吧。
「我找找,現在那條圍巾還沒有補貨,給你們看看型錄。」大姊姊舉止優雅地從收銀檯抽屜拿出一本小冊。
「是想買來送女朋友嗎?」她快速翻頁,纖細白皙的手指最後停在一個頁面,「這個款式,之前也有高中女生來看過好幾次,但畢竟有一定價位,最後就沒買下。所以那位男生說要買時,整個專櫃的人都很驚訝呢。」
我看著型錄上圍巾的標價,這個價碼虧詠謙買得下去……他對芙美真的很用心啊……
「可以拍下嗎?」我抬起頭,用細小的眼睛真誠地看著大姊姊。
「可以喔,只是真的不建議高中生購買,當然這是以大姊姊個人名義建議的!畢竟價位有點高嘛,帶女生去一趟遊樂園還比買圍巾便宜呢。」大姊姊的粉嫩的唇角微微勾起。
我和明寬有點不好意思地笑著。大姊姊一定猜不到,我們詢問這條圍巾,是揹負完成過世朋友心願的使命。

向大姊姊道別後,我和明寬並肩走著。
詠謙購買的圍巾似乎意外地受歡迎,不僅目前沒有貨源,過去也有同樣是高中年紀的女生詢問過……
我仔細端詳手機儲存的相片,想把圍巾的模樣烙印在腦海裡。
「我,其實……有看到詠謙摔下樓梯後,倒臥的樣子。」突然,明寬緩緩的開口。
「你、你說什麼?」我猛地轉向他。
「昨天沒跟大家提到,之所以會去醫院,是因為我是事件的發現者……」
明寬的話彷彿一道落雷打下,我十分震驚。
「等、等一下,你說、你看到了詠謙……」
「我沒有目擊他摔下樓梯,但人當時就在附近。聽到聲響,我夾在人群中,往事發地點走去,就看到詠謙。」明寬閉起眼,「我並不是唯一發現的人,但卻是裡面唯一認識他的。」
這多麼令人驚愕!
我可以想像明寬當時的詫異與恐懼,換作是我大概只是愣在原地,催眠自己這只是一場夢境吧。

「跑去找保健室老師的就是我。」明寬的表情糾成一團,「當下我不知道該怎麼辦,那已經超出我所能的處理範圍……等我回過神,幾位同學正嘗試叫醒詠謙,然而事情並不對勁,詠謙一動也不動。我覺得事態嚴重……」
說到這裡,明寬的語氣哽咽。
親眼看到熟人意外事故的場景,我不是明寬本人,永遠不能明白明寬內心承受的創傷與無力感多麼龐大。
「詠謙,他最後是側臥的姿勢。在醫院,大人們談論他可能是踩空,後腦勺撞到尖角,滾動後以側臥姿勢停止。」明寬深吸一口氣,「這是我知道的訊息,我認為要跟你說一聲。」
我點點頭。
學校最後判定詠謙摔下樓梯是意外事件。雖然那樓梯間沒有攝影機,但我從來沒懷疑過學校的判斷可能有所錯誤……
凝視著明寬,我看著他的雙眼閃爍,隱隱透露著對學校聲明的不認同。
「知道了。」我抿著唇,他提醒著我,有另一種我們都不敢承認的可能性。我將這個訊息收在心裡。

[2017/05/12 10:29] | 【推理】穿透終局
引用:(0) |
留言:
この記事への留言:
留言:を投稿
URL:

密碼:
秘密留言: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引用:
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
この記事への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