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lieve it that I'm already on my way. Don't miss this road again.
必須整理思緒。
我躺在熟悉而柔軟的床舖,讓身體處於最舒適的狀態,雙手抱胸,張開眼盯著天花板。
這樣的凝視並不是為了接收訊息,而是要進入沉思。
我運轉頭腦,將今天的調查做個簡單歸納。
首先,圍巾與記憶卡都不在詠謙的物品堆裡,這可能性有許多,尚不能定論。不過記憶卡藏匿的地點,我大概確定在哪裡了。
我咬著下唇,內心鼓譟。
只要明天去一趟社團區,就可以證實我的推論。今天去確認圍巾的款式,也就會派上用場。
如果找到記憶卡,圍巾卻沒有一同被發現,那會是最糟的情況……
我深深地吸了一口氣,腦袋已經把今天得知的訊息串聯起來,導出了最可能的答案。只是,那答案絕對不是我、明寬和詠謙所樂見的。
我還不知道該怎麼面對那最糟的情況,但已經踏出腳步,要我在此打住,我做不到。而且,我也想明白為什麼!明知道繼續向前很危險,可無論如何我都想知道真相。
等到明天來臨,要做的事情有很多、很多……


「真的,就在這裡?」明寬快步跟上。
早上,我向明寬說明已經知道記憶卡的藏匿處,他馬上激動地抓著我衝往社團區。於是,我們翹了第一堂課。
「你在幹嘛?」明寬站直的身軀十分挺拔,與蹲下的我形成強烈對比。
進入社團區,我查看了一些可疑處,最後乾脆直奔大平台--社團用來發表成果與練習的地方。
「找到了。」我從花壇後方拿出記憶卡,但沒有圍巾的蹤跡。
「為什麼?」明寬不解地看著我,然後視線移向我手中的物品。
裝在塑膠殼內的記憶卡,確實就是前天詠謙拿出來的那個。只要把它裝進相機,就可以確認。
「還記得昨天我看了詠謙相機裡的照片吧?」我哀傷地看著手中的東西。
「最新的影像是熱舞社練舞的場景,也就是說詠謙來過這個大平台。而相片畫面大多是由下往上,以拉長練舞中人像腿部修長感的拍攝技巧,所以攝影師一定是蹲下來按快門。」我嘆了一口氣,「那麼,詠謙有極大的可能在一邊拍攝時,順手藏起他的寶物。一方面,如果被我們撞見,也不易發覺他在藏東西,當然這是更深一層的考量。不過結果確實如我所料。」
一開始進入社團區,我還抱著僥倖,看看詠謙有沒有可能把圍巾和記憶卡藏在其他地方。然而搜查幾個可能放入裝圍巾紙袋大小的縫隙之後,我便放棄查看。
因為這只是我的一廂情願,詠謙沒有理由把圍巾與記憶卡分開藏匿。所以關鍵聚焦於照片場景的大平台,而平台唯一的擺設物就是花壇。
「宇軒。」明寬突然叫了我的名字。
我抬起頭直直注視他,只見到他一臉躊躇。
「我們……真的要替詠謙告白嗎?」明寬的眼神透露著不安,但從中我可以看到他的迷惘。
明寬不了解整個事件的脈絡,只是直覺性地對於我們的行動發展感到不妙。果然是長期修習武術的男子漢,感覺意外地敏銳。
「嗯,我們必須找出圍巾。」我緩慢卻篤定的回答。
已經決定的不會改變,如果我感到疑惑,一開始下定的決心不就顯得膚淺嗎?
「我將型錄圍巾的照片傳給你,下午我們分開行動,各自打聽看看有沒有特別的線索。」我滑開手機,動手操作。
我們的目的如果是單純的找回圍巾,其實已經不用費力氣調查,我知道幾個可能的地點,若都跑一趟應該很快就能找到。
只是還有幾個環節我不明白--到底是誰,竟然做出將詠謙推下樓梯、並搶走圍巾的惡行?


與明寬分別後,我沒有拿著照片到處問人,我想讓明寬去打聽就好。
雖然感覺抱歉,但畢竟那是毫無計畫、亂槍打鳥的搜查。既然已經確定圍巾的所在,明寬的行動只是在嘗試是否能得知其他的消息,如果能有收穫那會很好,但石沉大海也不意外。
而我,跑了一趟學生會,借了數位相機,現在正在詠謙發生事故的現場。
這個樓梯間並沒有被封鎖,在詠謙送去醫院後,人潮還是在其間來來去去。經過兩天,雖然不知道還能在這裡查到什麼,但一定是要回到現場一趟的。
我仔細地搜索樓梯的每個角落。犯人若是遺留什麼,這幾天有太多的時間可以取回。但若是有取不回去的東西呢?
一階一階的樓梯,堆積著灰塵與細碎垃圾。我不知道自己是怎麼來的感覺,或許沒有圍巾的去向,將事情導向「記憶卡」是整起事件起因的推論吧。
而看過記憶卡的,就只有社團的大家……現場也證實了我的推想,這是一件令人悲傷的事實。
我頹然地走下樓梯,什麼也沒帶走,也什麼都不用帶走。
我決定和明寬會和前,再去社團區一趟,我們最後會在秘密基地見面。


「不少人知道這款圍巾。」
在社團區晃過一圈後,我和明寬約好在祕密基地外會面。
明寬滑著手機,將頁面停在我傳給他的圍巾相片,「這本流行雜誌,有模特兒推薦這款樣式,所以很有名。」他拿出一樣東西。
「你跟誰借的?」我看著明寬手上的書冊。印象中,的確看過女生在走廊開心地討論這本少女時尚雜誌,好像真的很有人氣。
「這是羽箏班上的東西。我把圍巾的照片給羽箏看,她認出那是詠謙相片中的圍巾。」
「你去一班了?」我瞪大細長的眼睛,「你和羽箏談論了什麼?」早該料到他可能先從熟悉的朋友問起,不過沒想到他直接去一班……
「她顯得很害怕,但也什麼都沒說,只是臉色很難看。芙美和她的朋友剛好經過,加入我們的對話。芙美看到圍巾變得很沉默,一旁她的朋友卻熱心地介紹雜誌,也是她向我說明這些。」
我倒抽一口氣,雖然是要明寬打聽,但他似乎做了很冒險的事。
不過這場冒險,也推著我更往真相靠近。
「我想,等一下羽箏和芙美應該等一下也會到秘密基地……」我若有所思地看著遠方。
「為什麼?」明寬不解地凝視我。
但我沒有再說話。
我知道她們必定會來,而且她們出現的時候,大概就是謎底要揭曉的時刻。


一道纖細的身影,緩步接近門口。她小心翼翼踮著腳,瘦小的身軀帶著緊張與不安、微微發抖。
而她延長的黑色影子映在教室地板,背向陽光的她沒有發現自己的蹤跡已經暴露,仍在門外躲躲閃閃。
「羽箏?」
「咿--!」被叫到名字的女生放聲叫喊,兩辮柔順的低馬尾因為驚嚇而誇張揚起。
從後方拍她肩膀的明寬,按照我事先交代,輕柔但準確地摀住她的嘴,不讓她放聲尖叫。
「嗚嗚?嗚嗚嗚……」
「羽箏,別緊張,順順氣。」我坐在教室深處的一張桌子上,雙手交握,將下巴靠在上面。
羽箏瞪大眼,似乎不能理解為什麼我會在這裡。
「羽箏……?」而另一個細小甜美的聲音在另一個角落響起。
「無米?」
羽箏的情緒已經沒有一開始那麼激動慌張,她輕輕推著明寬,想離開他的箝制。明寬意識到自己還摀著她的嘴,慌張地放開,並向她說了聲抱歉。
「芙美妳怎麼在這裡?」掙脫桎梏的羽箏,噠噠踏著腳步跑向那嬌小可憐的女生。
「我也不知道為什麼……」芙美的表情顯得害怕,同時散發出帶刺的寒冷防備。
「大家出現在這裡,一定都有各自的理由,在解釋理由之前,不妨聽聽我敘述詠謙意外事件的整體經過吧。」我帶著沉重的心情開口,卻看到一個人臉色丕變。
「或者說,芙美,為什麼妳要將詠謙的圍巾搶走呢?」我哀痛地看著扭曲臉孔的芙美。
為什麼?為什麼?芙美,有什麼理由讓妳這麼做嗎?
「妳知道……那條圍巾是詠謙要送妳的禮物啊!」


「你、你在胡說什麼呢?宇軒?你是不是要去看醫生了?」芙美擠出僵硬的笑容,她拉拉羽箏的袖子,「羽箏,是你們商量好要整人嗎?可是詠謙才剛過世……這麼做……」她咬著唇,責備似的、哀傷似的,夾帶怒意的雙眼看著我。
「我不知道,我只是跟著明寬過來而已!宇軒你在說什麼呢?」羽箏皺著眉,被芙美拉著的她,下意識站在芙美那邊,困惑地看著我。
「跟著我……還真的被宇軒料到……」明寬顯得有些茫然。
他是相信我的判斷、相信我是有原因才會指控芙美。但是他不知道為什麼,畢竟我吐出的事情太令人驚愕。
原本詠謙要帶著圍巾向芙美告白,而芙美卻搶走他的圍巾……
「什麼意思?」羽箏聲調高揚,「宇軒料到了什麼?」她橫眉豎目、眼神夾雜著一絲不安。
「我到社團區看過,是妳找到了我的筆記本吧?而且妳看到我裡面寫著幫忙詠謙拍圍巾照片的事。」我悶悶地說,「別亂翻我的東西啦。」
只見羽箏的臉頰脹紅,但我的注意力比較集中在芙美身上。
芙美的臉色和羽箏相異,而愈發深沉。
「羽箏得知我幫過詠謙,對於圍巾感到困惑。而明寬這時候去問她圍巾的事,她當下雖然沒提出,但好奇心使然,之後一定會想問清楚。這也是羽箏出現在這裡的原因。」
「是這樣沒錯……」羽箏輕輕拉扯自己的頭髮,試圖掩飾羞窘。
「而芙美到秘密基地,則是為了取回她藏在這裡的圍巾。」我將視線轉向芙美,以銳利的眼光看著她。
芙美直直盯著我的憤怒眼神,絲毫不輸我的氣勢。
「我不能接受宇軒你這樣含血噴人!」芙美渾身帶刺,熊熊烈火在她瞳眸間綻放,這大概也是大家的一次看到她生氣吧。
平時在社團芙美總是溫順親切,所以現在的樣子,不論是羽箏、明寬或是我,多少都感到恐懼害怕。
「詠謙……」我努力穩住自己的立場,但氣勢幾乎被壓過,我感到喉嚨一陣騷癢,乾咳了幾聲。
「詠謙,和我計畫了一場告白,決定送一條風格可愛夢幻的圍巾給他喜歡的女生,告白的時間就選在這次『尋寶遊戲』結束後……芙美,他是真的想要把圍巾送給妳啊……」我無力地看著她。
芙美的身軀微傾,遮掩似地護著一個紙袋。
那裏面裝的就是那條圍巾吧。
我推論她會為了取回東西回到秘密基地,所以我在羽箏來到之前,和明寬刻意裝作與芙美偶遇,帶著她到平常使用的空教室集合。
「你在說什麼?送給我?開什麼玩笑?」芙美的表情猙獰,露骨地釋放銳利的氣息。
似乎不能接受我試圖傳遞的消息,芙美歇斯底里、自我防衛。
「詠謙用心準備的圍巾,一定會仔細收著,而且當天就要告白,也不可能放在家中。但是在意外發生後,我和明寬收拾詠謙學校的物品,卻沒有發現東西。」我吸了一口氣,「詠謙沒有道裡另外藏匿圍巾,圍巾卻沒有在他的位子,這意味著他可能把東西和記憶卡一起藏起來,或者……圍巾是被第三者拿去。」
「所以你在社團區特別繞一圈,是為了搜尋圍巾是不是被詠謙藏在其他地方?」明寬恍然大悟。
「很可惜,看樣子是第三者取走圍巾,而那手段不是偷走、就是搶。」我舔舔乾澀的唇瓣,繼續推論,「然而偷走圍巾是不太可能的。跑了專櫃一趟,我們知道這圍巾價格高昂,即使覬覦這條圍巾,偷走它之後為了怕曝光也不能穿戴,而且標的物太明顯,只要詠謙或是我們去和學校報告,很容易就逮到竊犯。太過貴重的東西,要偷竊風險太大,所以不是被偷走。」
「那為什麼是搶?為什麼要說是芙美搶的?」羽箏急切地問道。
我淡淡地看了芙美一眼。
「被搶的情況一定要和詠謙有接觸,圍巾是犯人過失或故意推倒詠謙後取走的。」
「為什麼?」羽箏再次問道,她幾乎不敢置信,一旁的明寬沉默不語。
「動機要問犯人。我想過很多,或許是圍巾留在原地會洩漏身分,或是洩憤性的報復詠謙買走犯人一直想要的款式。」
「你憑什麼說是我做的?」芙美突然站起身,向我靠近,「所以你在指控我殺了詠謙,還搶走他的東西?」
看著芙美來勢洶洶,我反射性地向後退,眼角瞥到明寬擺出隨時出手護衛的姿態。有身懷絕技的明寬在,我的生命應該不會有什麼危險吧。
「因為香味。」
我的話讓芙美瞪大眼睛。
「妳在推倒詠謙的時候,把香水灑了出來吧?」
我定定地凝視著她。
還記得最初芙美拿出來作尋寶藏匿物的東西就是香水,她的身上也往往散發著清新的香氛。
「芙美妳很喜歡可愛的東西吧?平時的飾品、打扮、配件都很別緻。明寬借走的雜誌,妳大概就是從那邊看到圍巾的。」我注意自己與芙美的距離,也注意她的一舉一動,「可以拿走圍巾,一定是讓詠謙毫無警戒的人,而且那個人也要知道詠謙購買了圍巾。我們不是一起看了詠謙的記憶卡嗎?」
芙美頓了頓,沒有再繼續前進。
「我到了案發現場,去那邊大概找不到實體的證據,不過就賭一把看看能不能發現其他線索--瀰漫的香味,即使稀薄,仔細聞還是可以聞到。」
我咬著下唇。
「很抱歉,我必須承認,細碎線索逐漸浮現、但還沒能串連起來時,我就暗自懷疑推倒詠謙的兇手就是芙美,尤其是聽到專櫃大姊姊說有女高中生很喜歡那個款式的圍巾。我就在想,是不是詠謙看到妳對圍巾的喜愛,所以才買下它當作禮物?」
「你想說詠謙要把圍巾送我,而我不明白他的心意?」芙美皺起眉,雙眼流洩哀傷、不解和憤恨,「你把我當傻瓜耍嗎?」她小巧的唇瓣泛白,輕聲的語氣吐露出沉重怒意。
「事到如今,妳還要懷疑詠謙的心意嗎?」我哽咽地望著芙美,一邊拿出數位相機。這是我向學生會申請外借,所幸最近學校沒有活動,很容易就借到。
我從口袋拿出詠謙的記憶卡,只見芙美瞪大眼。
果然,她正在找這樣東西。
如果圍巾是關鍵,犯人一定會試圖找回記憶卡。
回到社團區,一方面我要確認自己的筆記本是否還在,好確定羽箏也捲入其中。然而卻也看到在那裏走來走去,像在找東西的芙美。
芙美很小心在注意有沒有人經過,所以我只能躲在遠方看。但遇到芙美確實讓我更加心灰意冷,我知道接下來她就會去秘密基地,因為圍巾就在那裡。
不管芙美拿走圍巾的原因是一時貪念,或是湮滅證據,兩者都不可能將圍巾留下來自己使用。這道理就和偷竊的後果是一樣的,留在身邊的證物只會禍患無窮。
但芙美沒有馬上丟掉圍巾,我想應該是找不到時機吧。
帶回班上再拿回家可能會被詢問,弄個不好還會引起騷動。最好的方法就是先把圍巾藏起來、再找機會帶出校園。
藏匿圍巾的地點也要慎選,一定是人煙稀少的地方。
秘密基地大概是全校最適合的地方了。這棟荒廢的大樓幾乎不會有人來,有太多可以藏匿的地點。
雖然還是很廣闊,但範圍已經限縮,如果用心找一定可以找到東西。只是我想,比起找一個隨時會被犯人取走的物品,不如直接找出犯人對話。
「芙美。」詠謙柔和的聲音響起。
明寬和羽箏呆愣地看著我手中的數位相機。
相機已經讀取詠謙的記憶卡,我將瀏覽方式轉到觀看影片的區塊。
「芙美,我知道跟妳說這段話時我一定會很緊張,我怕我自己語無倫次,想說先錄起來。」
詠謙在記憶卡裡還存了一段影片,是我重新檢視詠謙記憶卡時發現的。
「還記得我們第一次見面的情況嗎?」影片中的詠謙靦腆地笑著。羽箏看到影片驚訝地摀住嘴,發出微微的啜泣聲。
「那時候是校慶,我、宇軒、明寬、羽箏和妳,因為一起工作而相遇。不過在我們聊起來之前,我就注意到妳了。」
果然是口與笨拙的詠謙,明明只是陳述相遇過程,說什麼「我就注意到妳了」,感覺就會讓女生覺得不舒服。
而芙美只是安靜冷淡地看著。
「現在想起來就覺得好窩囔。那時候我搬著重物,因為重心不穩就要摔倒,妳從我後方伸出援手,幫忙穩住重物。到現在我還不能忘記那個瞬間。真是、真是!這段影片會在大家面前播放,顏面掃地了啦!」影片中詠謙耍寶地遮住自己的臉,表現出很害羞的樣子。
這樣活潑的詠謙……已經不在我們身邊了……
「所以芙美,我對妳一見鍾情。」放下遮住自己臉的雙手,詠謙恢復正經,「能在執行委員會和妳、和大家搭上話,我簡直高興得要飛上天!我比較笨,沒辦法形容那種感覺,但我是真的、真的、真的很開心!」他看著鏡頭的臉無比真誠。
但我只覺得心很痛、很痛。
「芙美,深入認識妳,和妳聊天之後,我更知道妳是這麼善良、善解人意……」
「夠了!」
詠謙的影片仍持續運轉,但芙美抱著頭,雙眼盈滿淚水。
「夠了!夠了!我不要看!」她逃避似的退離我們身邊,倔強地不願哭出聲音。
「芙美……」羽箏想要靠近她,然而芙美卻更向後退。
我難過地看著芙美,心理對她導致詠謙死亡非常不能接受,所以我停不下對她的控訴。
「不論是專櫃姊姊的情報、明寬拿回的雜誌、現場的香味、詠謙熟人的條件,當我愈深入拼湊,所以推論都在在指向妳……」
但我將「就是殺死詠謙的兇手」這句話嚥下喉頭。
「詠謙,詠謙他看到我在百貨公司徘徊。他看到我很喜歡那條圍巾,他看到我動念想偷走圍巾的瞬間!」芙美突然蹲下來,大聲咆嘯,像個負傷的野獸抱著自己,不願任何人靠近,卻又十分無助。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詠謙他的想法啊!前天,前天我們剛好遇見,他拿出圍巾,一臉興高采烈。我想起在專櫃時,他突然站在我身後,問我在幹嘛……我不知道他的意圖!為什麼手上會有那條圍巾?他要揭發我嗎?還是刻意買下來刺激我?我不懂,我不懂!情急之下我推了他一把,圍巾掉在我面前,詠謙卻從樓梯滾了下去。」芙美精緻的臉龐淚痕斑斑,五官也扭曲在一塊,泣不成聲。
原本,我不能理解芙美推下詠謙的理由,想過可能是她的過失……只是我沒想到,詠謙他的好意對於芙美竟是一種刺激,而釀成這場悲劇……


追記を閉じる▲

「真的,就在這裡?」明寬快步跟上。
早上,我向明寬說明已經知道記憶卡的藏匿處,他馬上激動地抓著我衝往社團區。於是,我們翹了第一堂課。
「你在幹嘛?」明寬站直的身軀十分挺拔,與蹲下的我形成強烈對比。
進入社團區,我查看了一些可疑處,最後乾脆直奔大平台--社團用來發表成果與練習的地方。
「找到了。」我從花壇後方拿出記憶卡,但沒有圍巾的蹤跡。
「為什麼?」明寬不解地看著我,然後視線移向我手中的物品。
裝在塑膠殼內的記憶卡,確實就是前天詠謙拿出來的那個。只要把它裝進相機,就可以確認。
「還記得昨天我看了詠謙相機裡的照片吧?」我哀傷地看著手中的東西。
「最新的影像是熱舞社練舞的場景,也就是說詠謙來過這個大平台。而相片畫面大多是由下往上,以拉長練舞中人像腿部修長感的拍攝技巧,所以攝影師一定是蹲下來按快門。」我嘆了一口氣,「那麼,詠謙有極大的可能在一邊拍攝時,順手藏起他的寶物。一方面,如果被我們撞見,也不易發覺他在藏東西,當然這是更深一層的考量。不過結果確實如我所料。」
一開始進入社團區,我還抱著僥倖,看看詠謙有沒有可能把圍巾和記憶卡藏在其他地方。然而搜查幾個可能放入裝圍巾紙袋大小的縫隙之後,我便放棄查看。
因為這只是我的一廂情願,詠謙沒有理由把圍巾與記憶卡分開藏匿。所以關鍵聚焦於照片場景的大平台,而平台唯一的擺設物就是花壇。
「宇軒。」明寬突然叫了我的名字。
我抬起頭直直注視他,只見到他一臉躊躇。
「我們……真的要替詠謙告白嗎?」明寬的眼神透露著不安,但從中我可以看到他的迷惘。
明寬不了解整個事件的脈絡,只是直覺性地對於我們的行動發展感到不妙。果然是長期修習武術的男子漢,感覺意外地敏銳。
「嗯,我們必須找出圍巾。」我緩慢卻篤定的回答。
已經決定的不會改變,如果我感到疑惑,一開始下定的決心不就顯得膚淺嗎?
「我將型錄圍巾的照片傳給你,下午我們分開行動,各自打聽看看有沒有特別的線索。」我滑開手機,動手操作。
我們的目的如果是單純的找回圍巾,其實已經不用費力氣調查,我知道幾個可能的地點,若都跑一趟應該很快就能找到。
只是還有幾個環節我不明白--到底是誰,竟然做出將詠謙推下樓梯、並搶走圍巾的惡行?


與明寬分別後,我沒有拿著照片到處問人,我想讓明寬去打聽就好。
雖然感覺抱歉,但畢竟那是毫無計畫、亂槍打鳥的搜查。既然已經確定圍巾的所在,明寬的行動只是在嘗試是否能得知其他的消息,如果能有收穫那會很好,但石沉大海也不意外。
而我,跑了一趟學生會,借了數位相機,現在正在詠謙發生事故的現場。
這個樓梯間並沒有被封鎖,在詠謙送去醫院後,人潮還是在其間來來去去。經過兩天,雖然不知道還能在這裡查到什麼,但一定是要回到現場一趟的。
我仔細地搜索樓梯的每個角落。犯人若是遺留什麼,這幾天有太多的時間可以取回。但若是有取不回去的東西呢?
一階一階的樓梯,堆積著灰塵與細碎垃圾。我不知道自己是怎麼來的感覺,或許沒有圍巾的去向,將事情導向「記憶卡」是整起事件起因的推論吧。
而看過記憶卡的,就只有社團的大家……現場也證實了我的推想,這是一件令人悲傷的事實。
我頹然地走下樓梯,什麼也沒帶走,也什麼都不用帶走。
我決定和明寬會和前,再去社團區一趟,我們最後會在秘密基地見面。


「不少人知道這款圍巾。」
在社團區晃過一圈後,我和明寬約好在祕密基地外會面。
明寬滑著手機,將頁面停在我傳給他的圍巾相片,「這本流行雜誌,有模特兒推薦這款樣式,所以很有名。」他拿出一樣東西。
「你跟誰借的?」我看著明寬手上的書冊。印象中,的確看過女生在走廊開心地討論這本少女時尚雜誌,好像真的很有人氣。
「這是羽箏班上的東西。我把圍巾的照片給羽箏看,她認出那是詠謙相片中的圍巾。」
「你去一班了?」我瞪大細長的眼睛,「你和羽箏談論了什麼?」早該料到他可能先從熟悉的朋友問起,不過沒想到他直接去一班……
「她顯得很害怕,但也什麼都沒說,只是臉色很難看。芙美和她的朋友剛好經過,加入我們的對話。芙美看到圍巾變得很沉默,一旁她的朋友卻熱心地介紹雜誌,也是她向我說明這些。」
我倒抽一口氣,雖然是要明寬打聽,但他似乎做了很冒險的事。
不過這場冒險,也推著我更往真相靠近。
「我想,等一下羽箏和芙美應該等一下也會到秘密基地……」我若有所思地看著遠方。
「為什麼?」明寬不解地凝視我。
但我沒有再說話。
我知道她們必定會來,而且她們出現的時候,大概就是謎底要揭曉的時刻。


一道纖細的身影,緩步接近門口。她小心翼翼踮著腳,瘦小的身軀帶著緊張與不安、微微發抖。
而她延長的黑色影子映在教室地板,背向陽光的她沒有發現自己的蹤跡已經暴露,仍在門外躲躲閃閃。
「羽箏?」
「咿--!」被叫到名字的女生放聲叫喊,兩辮柔順的低馬尾因為驚嚇而誇張揚起。
從後方拍她肩膀的明寬,按照我事先交代,輕柔但準確地摀住她的嘴,不讓她放聲尖叫。
「嗚嗚?嗚嗚嗚……」
「羽箏,別緊張,順順氣。」我坐在教室深處的一張桌子上,雙手交握,將下巴靠在上面。
羽箏瞪大眼,似乎不能理解為什麼我會在這裡。
「羽箏……?」而另一個細小甜美的聲音在另一個角落響起。
「無米?」
羽箏的情緒已經沒有一開始那麼激動慌張,她輕輕推著明寬,想離開他的箝制。明寬意識到自己還摀著她的嘴,慌張地放開,並向她說了聲抱歉。
「芙美妳怎麼在這裡?」掙脫桎梏的羽箏,噠噠踏著腳步跑向那嬌小可憐的女生。
「我也不知道為什麼……」芙美的表情顯得害怕,同時散發出帶刺的寒冷防備。
「大家出現在這裡,一定都有各自的理由,在解釋理由之前,不妨聽聽我敘述詠謙意外事件的整體經過吧。」我帶著沉重的心情開口,卻看到一個人臉色丕變。
「或者說,芙美,為什麼妳要將詠謙的圍巾搶走呢?」我哀痛地看著扭曲臉孔的芙美。
為什麼?為什麼?芙美,有什麼理由讓妳這麼做嗎?
「妳知道……那條圍巾是詠謙要送妳的禮物啊!」


「你、你在胡說什麼呢?宇軒?你是不是要去看醫生了?」芙美擠出僵硬的笑容,她拉拉羽箏的袖子,「羽箏,是你們商量好要整人嗎?可是詠謙才剛過世……這麼做……」她咬著唇,責備似的、哀傷似的,夾帶怒意的雙眼看著我。
「我不知道,我只是跟著明寬過來而已!宇軒你在說什麼呢?」羽箏皺著眉,被芙美拉著的她,下意識站在芙美那邊,困惑地看著我。
「跟著我……還真的被宇軒料到……」明寬顯得有些茫然。
他是相信我的判斷、相信我是有原因才會指控芙美。但是他不知道為什麼,畢竟我吐出的事情太令人驚愕。
原本詠謙要帶著圍巾向芙美告白,而芙美卻搶走他的圍巾……
「什麼意思?」羽箏聲調高揚,「宇軒料到了什麼?」她橫眉豎目、眼神夾雜著一絲不安。
「我到社團區看過,是妳找到了我的筆記本吧?而且妳看到我裡面寫著幫忙詠謙拍圍巾照片的事。」我悶悶地說,「別亂翻我的東西啦。」
只見羽箏的臉頰脹紅,但我的注意力比較集中在芙美身上。
芙美的臉色和羽箏相異,而愈發深沉。
「羽箏得知我幫過詠謙,對於圍巾感到困惑。而明寬這時候去問她圍巾的事,她當下雖然沒提出,但好奇心使然,之後一定會想問清楚。這也是羽箏出現在這裡的原因。」
「是這樣沒錯……」羽箏輕輕拉扯自己的頭髮,試圖掩飾羞窘。
「而芙美到秘密基地,則是為了取回她藏在這裡的圍巾。」我將視線轉向芙美,以銳利的眼光看著她。
芙美直直盯著我的憤怒眼神,絲毫不輸我的氣勢。
「我不能接受宇軒你這樣含血噴人!」芙美渾身帶刺,熊熊烈火在她瞳眸間綻放,這大概也是大家的一次看到她生氣吧。
平時在社團芙美總是溫順親切,所以現在的樣子,不論是羽箏、明寬或是我,多少都感到恐懼害怕。
「詠謙……」我努力穩住自己的立場,但氣勢幾乎被壓過,我感到喉嚨一陣騷癢,乾咳了幾聲。
「詠謙,和我計畫了一場告白,決定送一條風格可愛夢幻的圍巾給他喜歡的女生,告白的時間就選在這次『尋寶遊戲』結束後……芙美,他是真的想要把圍巾送給妳啊……」我無力地看著她。
芙美的身軀微傾,遮掩似地護著一個紙袋。
那裏面裝的就是那條圍巾吧。
我推論她會為了取回東西回到秘密基地,所以我在羽箏來到之前,和明寬刻意裝作與芙美偶遇,帶著她到平常使用的空教室集合。
「你在說什麼?送給我?開什麼玩笑?」芙美的表情猙獰,露骨地釋放銳利的氣息。
似乎不能接受我試圖傳遞的消息,芙美歇斯底里、自我防衛。
「詠謙用心準備的圍巾,一定會仔細收著,而且當天就要告白,也不可能放在家中。但是在意外發生後,我和明寬收拾詠謙學校的物品,卻沒有發現東西。」我吸了一口氣,「詠謙沒有道裡另外藏匿圍巾,圍巾卻沒有在他的位子,這意味著他可能把東西和記憶卡一起藏起來,或者……圍巾是被第三者拿去。」
「所以你在社團區特別繞一圈,是為了搜尋圍巾是不是被詠謙藏在其他地方?」明寬恍然大悟。
「很可惜,看樣子是第三者取走圍巾,而那手段不是偷走、就是搶。」我舔舔乾澀的唇瓣,繼續推論,「然而偷走圍巾是不太可能的。跑了專櫃一趟,我們知道這圍巾價格高昂,即使覬覦這條圍巾,偷走它之後為了怕曝光也不能穿戴,而且標的物太明顯,只要詠謙或是我們去和學校報告,很容易就逮到竊犯。太過貴重的東西,要偷竊風險太大,所以不是被偷走。」
「那為什麼是搶?為什麼要說是芙美搶的?」羽箏急切地問道。
我淡淡地看了芙美一眼。
「被搶的情況一定要和詠謙有接觸,圍巾是犯人過失或故意推倒詠謙後取走的。」
「為什麼?」羽箏再次問道,她幾乎不敢置信,一旁的明寬沉默不語。
「動機要問犯人。我想過很多,或許是圍巾留在原地會洩漏身分,或是洩憤性的報復詠謙買走犯人一直想要的款式。」
「你憑什麼說是我做的?」芙美突然站起身,向我靠近,「所以你在指控我殺了詠謙,還搶走他的東西?」
看著芙美來勢洶洶,我反射性地向後退,眼角瞥到明寬擺出隨時出手護衛的姿態。有身懷絕技的明寬在,我的生命應該不會有什麼危險吧。
「因為香味。」
我的話讓芙美瞪大眼睛。
「妳在推倒詠謙的時候,把香水灑了出來吧?」
我定定地凝視著她。
還記得最初芙美拿出來作尋寶藏匿物的東西就是香水,她的身上也往往散發著清新的香氛。
「芙美妳很喜歡可愛的東西吧?平時的飾品、打扮、配件都很別緻。明寬借走的雜誌,妳大概就是從那邊看到圍巾的。」我注意自己與芙美的距離,也注意她的一舉一動,「可以拿走圍巾,一定是讓詠謙毫無警戒的人,而且那個人也要知道詠謙購買了圍巾。我們不是一起看了詠謙的記憶卡嗎?」
芙美頓了頓,沒有再繼續前進。
「我到了案發現場,去那邊大概找不到實體的證據,不過就賭一把看看能不能發現其他線索--瀰漫的香味,即使稀薄,仔細聞還是可以聞到。」
我咬著下唇。
「很抱歉,我必須承認,細碎線索逐漸浮現、但還沒能串連起來時,我就暗自懷疑推倒詠謙的兇手就是芙美,尤其是聽到專櫃大姊姊說有女高中生很喜歡那個款式的圍巾。我就在想,是不是詠謙看到妳對圍巾的喜愛,所以才買下它當作禮物?」
「你想說詠謙要把圍巾送我,而我不明白他的心意?」芙美皺起眉,雙眼流洩哀傷、不解和憤恨,「你把我當傻瓜耍嗎?」她小巧的唇瓣泛白,輕聲的語氣吐露出沉重怒意。
「事到如今,妳還要懷疑詠謙的心意嗎?」我哽咽地望著芙美,一邊拿出數位相機。這是我向學生會申請外借,所幸最近學校沒有活動,很容易就借到。
我從口袋拿出詠謙的記憶卡,只見芙美瞪大眼。
果然,她正在找這樣東西。
如果圍巾是關鍵,犯人一定會試圖找回記憶卡。
回到社團區,一方面我要確認自己的筆記本是否還在,好確定羽箏也捲入其中。然而卻也看到在那裏走來走去,像在找東西的芙美。
芙美很小心在注意有沒有人經過,所以我只能躲在遠方看。但遇到芙美確實讓我更加心灰意冷,我知道接下來她就會去秘密基地,因為圍巾就在那裡。
不管芙美拿走圍巾的原因是一時貪念,或是湮滅證據,兩者都不可能將圍巾留下來自己使用。這道理就和偷竊的後果是一樣的,留在身邊的證物只會禍患無窮。
但芙美沒有馬上丟掉圍巾,我想應該是找不到時機吧。
帶回班上再拿回家可能會被詢問,弄個不好還會引起騷動。最好的方法就是先把圍巾藏起來、再找機會帶出校園。
藏匿圍巾的地點也要慎選,一定是人煙稀少的地方。
秘密基地大概是全校最適合的地方了。這棟荒廢的大樓幾乎不會有人來,有太多可以藏匿的地點。
雖然還是很廣闊,但範圍已經限縮,如果用心找一定可以找到東西。只是我想,比起找一個隨時會被犯人取走的物品,不如直接找出犯人對話。
「芙美。」詠謙柔和的聲音響起。
明寬和羽箏呆愣地看著我手中的數位相機。
相機已經讀取詠謙的記憶卡,我將瀏覽方式轉到觀看影片的區塊。
「芙美,我知道跟妳說這段話時我一定會很緊張,我怕我自己語無倫次,想說先錄起來。」
詠謙在記憶卡裡還存了一段影片,是我重新檢視詠謙記憶卡時發現的。
「還記得我們第一次見面的情況嗎?」影片中的詠謙靦腆地笑著。羽箏看到影片驚訝地摀住嘴,發出微微的啜泣聲。
「那時候是校慶,我、宇軒、明寬、羽箏和妳,因為一起工作而相遇。不過在我們聊起來之前,我就注意到妳了。」
果然是口與笨拙的詠謙,明明只是陳述相遇過程,說什麼「我就注意到妳了」,感覺就會讓女生覺得不舒服。
而芙美只是安靜冷淡地看著。
「現在想起來就覺得好窩囔。那時候我搬著重物,因為重心不穩就要摔倒,妳從我後方伸出援手,幫忙穩住重物。到現在我還不能忘記那個瞬間。真是、真是!這段影片會在大家面前播放,顏面掃地了啦!」影片中詠謙耍寶地遮住自己的臉,表現出很害羞的樣子。
這樣活潑的詠謙……已經不在我們身邊了……
「所以芙美,我對妳一見鍾情。」放下遮住自己臉的雙手,詠謙恢復正經,「能在執行委員會和妳、和大家搭上話,我簡直高興得要飛上天!我比較笨,沒辦法形容那種感覺,但我是真的、真的、真的很開心!」他看著鏡頭的臉無比真誠。
但我只覺得心很痛、很痛。
「芙美,深入認識妳,和妳聊天之後,我更知道妳是這麼善良、善解人意……」
「夠了!」
詠謙的影片仍持續運轉,但芙美抱著頭,雙眼盈滿淚水。
「夠了!夠了!我不要看!」她逃避似的退離我們身邊,倔強地不願哭出聲音。
「芙美……」羽箏想要靠近她,然而芙美卻更向後退。
我難過地看著芙美,心理對她導致詠謙死亡非常不能接受,所以我停不下對她的控訴。
「不論是專櫃姊姊的情報、明寬拿回的雜誌、現場的香味、詠謙熟人的條件,當我愈深入拼湊,所以推論都在在指向妳……」
但我將「就是殺死詠謙的兇手」這句話嚥下喉頭。
「詠謙,詠謙他看到我在百貨公司徘徊。他看到我很喜歡那條圍巾,他看到我動念想偷走圍巾的瞬間!」芙美突然蹲下來,大聲咆嘯,像個負傷的野獸抱著自己,不願任何人靠近,卻又十分無助。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詠謙他的想法啊!前天,前天我們剛好遇見,他拿出圍巾,一臉興高采烈。我想起在專櫃時,他突然站在我身後,問我在幹嘛……我不知道他的意圖!為什麼手上會有那條圍巾?他要揭發我嗎?還是刻意買下來刺激我?我不懂,我不懂!情急之下我推了他一把,圍巾掉在我面前,詠謙卻從樓梯滾了下去。」芙美精緻的臉龐淚痕斑斑,五官也扭曲在一塊,泣不成聲。
原本,我不能理解芙美推下詠謙的理由,想過可能是她的過失……只是我沒想到,詠謙他的好意對於芙美竟是一種刺激,而釀成這場悲劇……

[2017/05/26 21:56] | 【推理】穿透終局
引用:(0) |
留言:
この記事への留言:
留言:を投稿
URL:

密碼:
秘密留言: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引用:
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
この記事への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