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lieve it that I'm already on my way. Don't miss this road again.
芙美放聲大哭,旁若無人般,整個秘密基地填滿悲愴。
我們站在一旁,看著芙美崩潰,卻無法移動腳步。
一種空洞與茫然充斥內心,我頹喪地閉起眼,雙肩下垂。
聽到芙美的自白,我覺得像是被棍棒狠狠敲打一頓。是不是從一開始決定要完成詠謙的遺願,就是個錯誤?
我沒有想到整個事件竟然失控成這樣。
芙美之所以會推倒詠謙,並不是湧起殺人之心,反而是出自恐懼。她只是害怕詠謙傷害她、揭發她的壞念頭。而詠謙抱持的,卻只是單純一片好意。
芙美犯下的過失已經足夠讓她自責一輩子,如今我又在她心頭狠狠補刀。事實只是一場誤會,詠謙如此深刻愛戀,芙美卻不能領會、甚至錯手殺了對方。
都是我的自以為是,我的天真自大!真相揭發不代表可以將人生引導到幸福的方向……
我愕然地看著自己造成的二度悲劇,耳邊芙美破碎的哭泣聲,就像我們過去歡笑日子一片片的褪色剝落。
我們再也無法像以前那樣了……
我們的秘密基地,今天過後也將不復存在。

我不知道芙美是怎麼離開的,也不清楚大家怎麼散會、自己怎回到房間。但是以那天為界,我們的社團已然瓦解。
我、明寬和羽箏回到平常的生活,芙美卻很突然地轉學。她的決定很匆促,連羽箏都不知道,某一天她就不再來學校,由老師淡然宣布。
而我的內心有了很深的傷痕,與明寬和羽箏的交流也漸漸淡開。
羽箏偶爾還會來找我聊天,我也知道明寬想要關心我,只是我單方面變得十分客套疏離。或許我們會這樣一直到畢業吧,我不知道該怎麼去面對他們。
而有時候我還是會看著秘密基地發呆,好像過去快樂的時光仍然存在一樣。
但我很清楚,一切不過是我的想像。


追記を閉じる▲

我不知道芙美是怎麼離開的,也不清楚大家怎麼散會、自己怎回到房間。但是以那天為界,我們的社團已然瓦解。
我、明寬和羽箏回到平常的生活,芙美卻很突然地轉學。她的決定很匆促,連羽箏都不知道,某一天她就不再來學校,由老師淡然宣布。
而我的內心有了很深的傷痕,與明寬和羽箏的交流也漸漸淡開。
羽箏偶爾還會來找我聊天,我也知道明寬想要關心我,只是我單方面變得十分客套疏離。或許我們會這樣一直到畢業吧,我不知道該怎麼去面對他們。
而有時候我還是會看著秘密基地發呆,好像過去快樂的時光仍然存在一樣。
但我很清楚,一切不過是我的想像。

[2017/05/26 21:57] | 【推理】穿透終局
引用:(0) |
留言:
この記事への留言:
留言:を投稿
URL:

密碼:
秘密留言: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引用:
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
この記事への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