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lieve it that I'm already on my way. Don't miss this road again.
這是一條天空藍的圍巾,上面鑲著一層白色精工編織的蕾絲花紋,藍白色搭配顯出少女夢幻可愛的風格。
幾天前,這條圍巾還掛在百貨公司女裝專櫃的衣架中,現在它則溫順地被捧在林詠謙的手裡。

「它在風中飄揚的樣子一定很美吧!」詠謙閉起眼,沉浸在想像中。
身材高瘦修長的他,脖頸掛著一台單眼相機,十分醒目。相機就如同他的標誌、也是他的生命。
對於高中生價值不斐的單眼,是詠謙利用高一寒假與暑假,整整三個月拼命打工賺錢才買下的。這完全是用汗水與血淚掙來,讓他倍感成就,也格外把握機會使用。
所以在校園只要看到有人拿著相機東拍西拍,那八九不離十就是詠謙。
「我這是在尋找美感喔!」一邊說話、一邊對著女孩子按下快門,這是他的口頭禪和日常行為。
雖然綽號是「美感魔人」,但實際讀做「變態」,一說話帥氣攝影師的形象就會破滅。

「好了沒啊!你是要拿著圍巾多久?還聞?不就是百貨公司的味道!快給我啦!」
圍巾是詠謙要送給他心儀對象的禮物。好個傢伙,當他忸怩告訴我時,我真的打從心裡替他開心。
除此之外,詠謙還設計了一套告白計畫,希望我能助他一臂之力。首先他堅持拍攝圍巾飄揚的照片,以此作為開口告白的引子。
我們尋覓許久,終於找到一棵葉子不多、也夠高大的樹木,可以用於綁住圍巾、撐起整個我們腦海中想像的照片美景。
所以現在,我一手攀著樹幹,一手騰空伸向樹下的美感魔人,只見他對著圍巾一臉依依不捨。
搞清楚這是圍巾而不是你的愛人!因為需要施力維持平衡,我不耐煩地一臉凶惡相。
「真是的,又不是幫助女孩子,好想趕快下去。」嘴上雖然這麼唸,我還是沉著性子,努力撈著詠謙一次又一次拋上來的圍巾。
「抓到了!」
小心將圍巾收起,仔細不讓它被樹木的枝葉勾到脫線,並完美繫上。

起風吧!
稍稍退到詠謙取景的死角、避開不被拍攝到,我調整自己在爬樹過程弄得有點歪斜的獵鹿帽。
希望詠謙的心意可以透過照片傳達出去!
閉起眼,讓春天微暖的南風吹彿身軀。我在心中為朋友的戀情默默祈禱祝福。

[2017/05/12 10:16] | 【推理】穿透終局
引用:(0) |
th.jpg


少年少女遊戲時光,青春的殞落與失喪

──自以為邁向幸福的抉擇,卻成為通往不幸的開端


因校慶委員會認識的少年少女,興趣相投地集結,在放學後創立秘密社團,開心地玩樂聊天。
這次社團活動,一名少年為了告白,精心設計了一場「尋寶遊戲」,自己卻在遊戲進行期間意外死去。
知道好友打算的我,錯愕地接收好友死訊。
好友的心願尚未完成,一切秘密還在他藏起來的寶物當中。
我決定去將寶物找出,過程卻發現好友的死因並不單純……

如果他不是意外死去,那兇手會是誰?

-------------------------------
這是一篇推理小說,開頭很歡樂,內容卻是黑的
沒錯,是 致鬱系 !
如果對這一類有興趣的讀者,不妨可以看看 ((推銷
沒嘗試過的讀者,也歡迎一起享受這虐虐的樂趣 (( X

本部一萬多字,是短篇,請安心食用
歡迎大家 留言聊天 和 討論劇情~~

[2017/05/12 10:13] | 【推理】穿透終局
引用:(0) |
「人生很難切割。一個人的生命過程是線性前行,不可能有人可以重新開啟一段新生活,把過去全然拋下。」
一如往常,我坐在某堂關於生涯規劃的通識課中,無聊地滑著手機。講台上的老師,突然激昂的發表這段言論,吸引了我的注意。
「王」是我現在的姓氏。在不久之前,「我」並不是現在的「我」,那時我姓「邱」。
邱曾是一個胖小子。因為青春期,全身的脂肪不再像以前孩童時期,可以安然融合在體內而顯得清爽。
青少年的身體,正值轉變,潛伏體內的油脂開始浮現皮膚,黏黏稠稠,夾著汗水滴落。這樣的情況,尤其在夏天的體育課,最為惡化。
胖胖的邱跑步熱身時,老是落在最後,氣喘吁吁跑沒多久就要停下,拖慢整個課程進度。課程結束後,他帶著悶臭氣味的身軀更是可怕,同學經過他的時候,常常刻意捏起鼻子。
肥胖的身軀和緩慢笨拙的行動,讓邱很自卑。他也努力想過要減肥,但發育中的身體很快就又飢餓,節食過度反而讓他吃得更多。
邱不知道該怎麼應對自己生理上的變化,同時也不知道該怎麼處理同儕在他心理劃下的創傷。
這讓他心中湧出捨棄自己的念頭。
後來到了高中,邱開始抽高,體型拉得健壯,身上的油脂也慢慢蒸發。帥氣的輪廓因為變瘦而得到突顯,邱逐漸在學校受到歡迎,交到了朋友,但過去矮胖的自己總讓他存有陰影。
挖去邱心中疙瘩的時機出現在高二,爸媽談離婚的時候,邱跟媽媽一起生活。後來媽媽改嫁給王叔叔,邱在上大學前的暑假,改名換姓。
「王」是現在的我。
我選擇在離家很遠的大學讀書,決定學校時,還特別調查過去同鄉同校的同學,確定沒熟識的和我同一間,才回覆就讀通知。
到了新的地方,雖然人生地不熟,但我內心卻十分雀躍。
在新學校,我拓展新的交友圈與新的興趣,我打造了新的王,成功地捨棄了邱,把他與過去一併拋棄。
在這裡沒有人認識我,我重新開啟了一段生活,人生被我成功分割。
課堂結束,我背起背包、雙手插著口袋,走出教室。
那一位台上的老師,模樣已經模糊,而他說過的話,在我心上停佇了一會兒,最後在我嶄新而忙碌的生活中,煙消雲散。

[2017/03/27 23:46] | 【陌城。極短篇】
引用:(0) |

IMG_20141231_161227.jpg


大家好,我是錆青!
今天想來跟大家談談自己以及多年的寫作歷程。

錆青這個筆名是來自日本古色,「錆」有鏽蝕的意思,生鏽的青色鐵門,錆青大概就是這個顏色。
我喜歡藍色,錆青很接近心中的色彩,這筆名一用有五年多。
而我的寫作歷程斷斷續續下來也有七年之久。

高中時,懵懵懂懂,憑藉熱誠寫作。那個時候還沒把寫什麼當作很重要的事情,就是開心時寫寫,而且一整天被關在小教室中,腦中總有無限靈感噴發。
那時真的很快樂的,每天都做著夢,心裡有股莫名的確信,未來的自己可以寫出很好的作品。
沒錯,未來。
高中時我對自己的文筆不是很自信,喜歡看書,也喜歡寫寫東西,但就是不敢真的大方嘗試,所以我的作品通常偏向輕盈的極短篇,可以在短短的字數下交代各種情感,算是我的專長(笑)

但要是長篇寫下來,那可真是慘不忍睹。

升到大學,一路上換過幾個筆名,最活躍的時期大概是創革時代,那時交到許多朋友,至今仍十分感謝。不過那個時候筆名不是用錆青(笑)
若是你也很熟悉創革,或許曾經擦肩而過呢!(揮手)

談寫作是很熱血的。
我到升大三才正式寫了長篇《與妳度過輕小說一般奇幻的夏日》。暑假時一邊碼字一邊實習的時光真的很充實,現在回頭看,自己怎麼寫了這麼生澀的東西,劇情邏輯有時候會打架,如此拙劣,真想挖洞鑽進去。
不過那是自己第一個真正寫到完結的故事,心裡還是很開心。

有了一次寫大長篇的經驗,自己對寫作也有了淺薄概念。我開始注意到自己劇情掌控有些飄忽,人物塑造也要加油。
長篇之後,期間寫了不少極短篇,只是將重心放在課業和社團,不怎麼認真看待寫作,停工了一段時日。現在回過頭看,真想穿越時空到過去一掌敲醒自己,「給我好好寫作啊!不要停滯!」對那時膽怯的我這麼說。

很奇怪,我一直對寫些什麼覺得恐懼,害怕自己把題材寫爛,有點完美主義。

可是不寫怎麼會進步?只要一直寫下去,一定會更好。
到今天我才如此醒悟,寫作對我而言,是一個逐步累積的過程。
我不時在摸索自己的樣貌。

忘了是什麼時候,大概是接近畢業時,我寫出了《玩具熊誘捕》。
這是我第二個印象比較深刻的完整故事,一萬多字,是高中時期產生的構想。那個時候還曾經寫出三千字左右的原稿給國文老師看,內容十分中二!(掩面)幸好過去了。
我將這篇故事投稿「台灣推理作家協會徵文獎」,因為喜歡看懸疑推理故事,想要嘗試看看,不過落選了。
落選雖然沮喪,但是那一屆評審老師們非常用心,對作品一一點評,得到老師們的指正,覺得獲益良多。

寫小說是一個愉快但痛苦的生產過程,想到一個點子想把它成形,是很快樂的,但一點一點構築的過程又十分辛苦,有時候會走錯路,選錯寫法,一次又一次的翻修,無一不讓人想吐。

不過總體來說還是愉快。
最近看了村上春樹老師的《身為職業小說家》,獲益良多。
回憶自己的初衷,我只是想將自己腦中的構想寫出來,與人分享、並在大家心中獲得共鳴,或是留下些什麼。這是很單純的一個念頭。
但是現實總是以各種方式蠱惑,我也曾迷失這份心情。
希望自己保持初衷,也找到一條適應寫作的合適道路。

不知不覺打了這麼多,一股來勁地把想說的話傾吐。
出社會後,不停摸索想做什麼,創作的慾望便悄悄爆發。說實在自己選擇持續寫作,是很辛苦的一條路,但就趁體力還可以的時候試試看吧!
未來我會繼續寫,如果你能喜歡我的作品,那會是很美好的事情。
請大家多多指教,期待在創作這條路上認識大家 :)

[2017/03/24 09:25] | 【近。創作】
引用:(0) |
DSC09161.jpg

前陣子進入低潮期。
懷疑自己的才華,質疑自己寫的是不是有人想看。
寫作真的很苦澀,創作時沒有任何人可以支援,是只有自己的世界。不知道為什麼會選擇一頭栽進去(苦笑)。

手上小說就要進入收尾,但不知道為什麼,對自己的文章越來越不耐。
回頭審視,需要在前面增設伏筆,有些段落角色的個性也沒抓對,只能自己默默回去重修,可能是因此讓我十分沮喪吧?

手上這一本,對我而言是新的嘗試,也是第一次縝密地寫出長篇小說。
好不容易進入尾聲,要好好重整心情,做個結束!

[2017/02/13 00:21] | 【近。創作】
引用:(0) |